backpage

新闻

韩半岛

韩国4050世代受三重大山压迫

孙浩英 朝鲜日报记者
查看韩文原文
페이스북
list print email
居住在首尔松坡区的白某(61岁)最近和表示“想读研究生”的女儿(29岁)大吵了一架。女儿虽然顺利从首尔四年制大学毕业但没能成功就业。从年初开始,央求要家里送自己去读研究生。

但白某自两年前生意失败后,目前没有特别的收入来源,靠积蓄精打细算地过着日子。白某不仅需要承担年迈父母的生活费,还需要支付每月超过15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8,869元)的护理员工资。白某表示:“做生意的时候过得还算有底气……不知道比我还困难的人是如何度过这一时期的。”

韩国保健社会研究院最近发布数据称,韩国中壮年层(45-64岁)每10人中有4人像白某一样需要同时供养父母和未婚子女。这是综合高龄化研究小组调查、电话调查等的研究结果。

尤其是,同时供养大学毕业且年满25岁的未婚子女和年迈父母的中壮年层人数占比从2008年的35%增至2016年的42%。这就是所谓的“Double Care”。其中55-64岁的退休人员占比达76%。

而问题是因为这样的双重压力而喘不上气来的中壮年层自己的工作岗位也难有保障。据韩国统计厅称,近三年间,40-49岁失业者人数从2016年的14.9万增至去年的16.8万,50-59岁失业者数从14.5万增至16.4万。换言之,韩国中壮年层在承担同时抚养大龄子女和年迈父母的双重负担下,还需要经历本人就业困境的第三重负担。

◇23%中壮年抚养成年子女超过6年

中壮年层痛苦的另一面是青年的失业。不仅无限期寄住在父母家的青年人数不断增加,成年子女依靠父母生活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在本次研究中,韩国保健社会研究院对全国一千名45-64岁的成年男女进行了电话调查,结果显示有54%的人正在抚养未婚成年子女。而其中过半数(23%)抚养子女的时间超过6年。

而且即便子女成功就业也无法立刻减轻中壮年层的负担。近四成(39%)表示正在抚养成年子女的应答者称:“子女就业或成家后仍依靠父母生活。”

◇随百岁时代而增加的父母赡养压力

令中壮年层感到最为痛苦的是“这样的痛苦不知何时是头。”随着平均寿命和老年人口的急剧增加,健康和收入都入不敷出是令中壮年层感到吃力的重要因素。

◇失业恐惧加剧令中壮年层苦不堪言

在本次研究中,承担着年迈父母和子女“双重压力”的中壮年层过半数(58%)月收入低于3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7,738元)。而他们每月在父母和子女身上的平均花销在115.5万韩元(约合人民币6,829元),只能靠剩下的钱勉强维持生计。

最终的解决方案只有工作岗位,但现实却背道而驰。据韩国统计厅13日发布的数据显示,韩国40-49岁就业者人数创1991年至今28年来的最大降幅。尽管上月整体就业者人数同比增加了26万名,但40-49岁就业者反而减少了16.6万名。

输入 : 2019-03-18 11:42  |  更新 : 2019-03-18 13:22
페이스북 回到顶部

韩国朝鲜日报网 cn.chosun.com
本文版权归朝鲜日报网所有,对于抄袭者将采取法律措施应对

韩国之眼 朝鲜日报网
您的全名
您的邮件地址
朋友的邮件地址

若有多个邮件位址,请按ENTER键隔开

邮件标题
添加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