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page

新闻

两岸三地

香港青年对中国控制政治自由而愤怒

李吉星 朝鲜日报驻北京特派记者
查看韩文原文
페이스북
list print email
本月1日,香港示威队占领后撤退的香港立法会(国会)室内一片狼藉。他们挂出“没有暴徒,只有暴政”的横幅,拿出英国统治时期的香港国旗摇晃。这实际上是对中国统治的全面挑战。当天发生的史无前例的占领立法会示威的激烈程度,与以往在香港发生过的民主化示威完全不是一等级。

▲ 1日晚,香港立法会建筑楼打碎的玻璃墙后可看到戴口罩和头盔的香港示威队。/EPA 《韩联社》


占领立法会的青年是“完全撤销”修改法案的示威队中的部分人员。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爆发了200万人示威的上月16日宣布了事实上有投降意义的暂时保留法案,但这使示威队伍的青年们更加愤怒,最终导致了占领立法会这种过激行为。而这些青年为什么会如此愤怒呢。

2014年的“雨伞革命”决定了出生于1997年香港回归前后的这些青年的集体认同感。但是他们的要求最终还是未被接受。

雨伞革命受到挫折后,北京对香港民主化系统的介入日渐露骨。而“香港有香港人治理”的高度自治,一国两制原则急速瓦解。

而经济上的不平等和对未来的不安感,增加了雨伞革命一代人的愤怒和挫折。1997年英国归还香港之际,当时中国的GDP对比香港的GDP为18.4%。在中国经济的急速成长下,2009年上海超过了香港,现在连“邻接的极度贫困村”深圳也快要赶超香港。而中国GDP对比香港的GDP缩至3%左右。

随着香港经济失去活力,到中国找工作的青年数目增加。涌入的中国资金致使不动产价格猛增,而贫富差距变成了世界最糟糕的程度。回归中国时还期待“中国的香港化”的香港人面对的现实却是“香港的中国化”。

据香港中国大学3日发表的调查结果显示,在2018年51%的18~30岁的香港青年考虑海外移民。现今青年曾变成了“脱香港”的行列。

青年人在政治经济上累积下来的愤怒和挫败感,终于在犯人引渡法案事件上撕开了口子。对在上月12日政府对示威队投放催泪弹和胶皮弹的愤怒,随即而发生的2名香港青年的投身自杀,以及香港历史上最大规模的200万人示威,和国际社会对其的舆论支持重叠,导致了占领立法会这种史无前例的过激示威。

输入 : 2019-07-03 10:47  |  更新 : 2019-07-03 10:58
페이스북 回到顶部

韩国朝鲜日报网 cn.chosun.com
本文版权归朝鲜日报网所有,对于抄袭者将采取法律措施应对

韩国之眼 朝鲜日报网
您的全名
您的邮件地址
朋友的邮件地址

若有多个邮件位址,请按ENTER键隔开

邮件标题
添加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