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page

韩范生活

文化艺术

与众不同的声音

SPECIAL EDITION

PARADISE
페이스북
list print email
李熙文将韩国国乐与摇滚乐、爵士乐融合,创作出令人耳目一新的音乐形式,再加上其独特的形象,自然吸引了大众的目光。看上去像是一名怪杰音乐家的他,其实是韩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第57号京畿民谣技能的进修者,同时也是一位个性色彩鲜明的艺术家。他的音色独具韵味,舞姿挥洒恣意。从他的唱法和表演中,我们能欣赏到民谣与众不同的一面。李熙文既是韩国民谣的革新者,也是现在时。


听说您并非民谣专业出身,您开始走上民谣这条路的契机是什么?
我的母亲(京畿民谣名家高柱琅)其实并不喜欢我唱民谣,即使在我年幼的时候,民谣的地位也并不高。读大学时我对集合了音乐和影像的MV产生了兴趣,于是便学习了影像制作。在25岁之后,有一次我去母亲的演出场地,遇到了母亲的朋友,同时也是京畿民谣技能进修者李春羲老师。我在李春羲老师面前表演后,在其劝说下开始踏上民谣之路。刚开始的时候我只是把民谣当作兴趣爱好,大概是因为民谣是我从小就耳濡目染的音乐,所以我上手的速度比别人快。以大赛获奖为契机,我正式开启了自己的民谣生涯。当我一步一步走下去时,越发相信自己可以做出一些更有深度的东西来。

您走的是一条与典型的民谣名家所不同的道路,请问其中是否有什么特别的缘由?
我唱民谣大概3年左右,考验便随之而来。由于我是名家之子,又是男性,风格还不同寻常,所以许多人用异样的眼光审视我。虽然我很喜欢演唱,但也倍感压力。就在那时,我遇到了安恩美老师,那时才意识到唱民谣不必局限在民谣圈子里,自此一扇独显本色的大门向我敞开。随后我结识了一批志同道合、互帮互助的朋友,并渐渐开始了多样化的尝试。

去年年初,“Ssing Ssing Band”组合登上了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的《Tiny DeskConcert》节目,备受全球瞩目。您认为Ssing Ssing Band的音乐能在海内外引起强烈反响的原因是什么?
应该是让人更容易接受的缘故吧,除了演唱的音色和技巧之外,我们发出的声音大部分都来自西方音乐。人们感受到新意的同时会有种似曾相识之感,在似曾相识中又感受到了声乐技巧所带来的陌生感和新鲜感。

请介绍一下在NPR演出的过程。
2015年年末,我在纽约旅行时偶然认识了一位经纪人,这位经纪人对Ssing SsingBand比较感兴趣。后来我向World Music Show Case(世界音乐推介会)递交了申请,本来也没抱什么期望,结果竟被选中。多亏了那个推介会,我们才得以在2017年开展美洲巡回演出。巡演中刚好有一天是休息日,我接到了NPR制作人的演出邀请。当时我心想为了这个表演都没法休息了,但那次表演改变了许多事情。在NPR演出之后,首尔演出的门票只花了10分钟就售罄。


以革新的方式对传统进行诠释,这给人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像Ssing Ssing Band与Prelude爵士的结合等,这种将民谣和其他体裁的音乐相融合的想法是如何产生的呢?
我想要的是让人感觉轻快并可以舞动起来的声音,这种音乐是在和音乐总监们边聊边探讨的过程中诞生的。我不认为我所作的音乐是创新,尤其是对“传统”这个词本身,韩国人似乎总是持有刻板的印象,我觉得传统也是在不断变化的。要贴合现在的时代和自己的特性,传统不是过去式而是现在进行时。我认为我正在做的音乐既是传统的也是大众的,我的唱法是传统的,只不过周围的声音有所不同而已。此外,我也一直在做传统民谣的演出。

音乐是一方面,您的造型也很独特,今天也不例外。除了裙子,我还见过您身穿女性韩服进行表演的场景,是什么让您突破常规的服装风格呢?
在创作名为《快》的个人作品时,为了表现“在这沉闷的世上若拥有愉快、爽快及痛快之事该多好”的想法,我从“Gut(跳神)”中受到启发,引入了拍手巫师的概念风格。事实上巫师没有规定男女性别,因此我挑选的衣服在性别界限上也是模糊的,对其进行更为现代式的解构后,便成为Ssing Ssing Band的造型风格。

这么说来,造型全是您本人亲自设计的吗?
造型全是我自己直接做的,我从小就喜欢装扮,记得小时候我常常穿母亲的韩服玩。我没怎么考虑衣服的男女界线,只是想穿上更能表现自我的服装。对音乐也一样,我也喜欢在造型方面做各种新的尝试,今天尝试的是亮片妆容。

民谣与爵士的结合如此和谐,着实让人惊讶,《阿里郎》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有想过将民谣与其他体裁或您感兴趣的音乐形式结合起来吗?
之前有一次试过把EDM嫁接到民谣中,我还想做得更好,EDM特有的节拍与民谣搭配起来应该会很有意思。

您音乐方面的灵感主要源自哪里?
我就根据自己的经验来说一下吧,我认为所谓的艺术,其创作本身就是对创作者所缺乏的自我进行纠正的过程。那不正是一个向大众坦然讲述自我,改进自我的过程吗?因此,许多东西是源自内心而不是来自外界。此外,我觉得享受内在乐趣比追求外在形式更重要。Ssing Ssing Band当初成立的出发点也是想将表演当作兴趣爱好来体验和享受的。

《韩悦》面向的读者人群主要是外国人,可以用外国人比较容易理解的方式对京畿民谣进行说明吗?
韩国的民谣拥有100年左右的历史,可分为通俗民谣和土俗民谣。所谓通俗就是那些普遍流行的歌谣,而土俗指的是地方特有的歌谣。京畿民谣是通俗民谣,100多年前的流行程度就如今天的K-Pop。此外,许多民谣的歌词都成为了诗,主题也多种多样,包括男女之爱和人生故事等等。

听说您几天前才从西班牙回到韩国,海外的活动好像也比较活跃。
NPR演出以后,海外活动确实有所增加,大概是一个月一次左右吧。巴塞罗那附近名为“比克(Vic)”的小城举办了第30届世界音乐节,我刚在那里展示了我的音乐。Ssing Ssing Band10月份在伦敦有演出,11月在尼日利亚,12月在迈阿密和布鲁克林的演出也预定好了。

《韩悦》杂志本期的主题是“村庄”。您有没有喜欢的韩国村庄,或者是不怎么出名,但想向读者推荐的村庄?
我一直在西村一处名为“空间SEORO”的地方进行传统表演,也经常去那里。那个地方比较静谧,很不错。不但有特色韩屋,还有许多小巧可爱的咖啡店和餐馆,逛起来也比较有意思。如果来西村,推荐大家去空间SEORO看一场名为“幽深舍廊”的演出,一定会留下深刻印象。
(本文版权归PARADISE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摘编)

输入 : 2020-02-12 15:13  |  更新 : 2020-02-12 15:18
페이스북 回到顶部

韩国朝鲜日报网 cn.chosun.com
本文版权归朝鲜日报网所有,对于抄袭者将采取法律措施应对

韩国之眼 朝鲜日报网
您的全名
您的邮件地址
朋友的邮件地址

若有多个邮件位址,请按ENTER键隔开

邮件标题
添加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