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page

评论

评论

[评论]我们民族之间的本色

安勇炫 朝鲜日报 国际部副部长
查看韩文原文
페이스북
list print email

▲ 安勇炫 国际部副部长

每当举行离散家属重逢活动时,朝鲜就会演奏《我们民族之间》这首以“分离之痛谁能知晓”开头,以“统一统一,我们民族”结尾的歌曲。这是一首为时隔60-70年重逢的骨肉再度经历生离的瞬间而写的歌曲。韩国90岁高龄的卢某紧紧抓着朝鲜70岁的女儿痛哭道:“60年前我抛下了你,如今又要离你而去。”这痛哭声被“6·15阳光照耀的三千里江山(中略)我们民族共建富强江山”的歌声所淹没。一位离散家属捶胸顿足道:“我们民族之间究竟是要怎样,到底是因为谁而再次分开”的场景依然记忆犹新。

这世上恐怕再没有像朝鲜那样时刻将“民族”挂在嘴边的集团。最近在北京见到的一位“对韩工作人员”称:“开发朝鲜核武器是为了保护我们的民族。如果朝鲜的核武装与韩国的经济实力携手,我们的民族就会成为世界第一。”换言之,就连能致使整个民族灭亡的核武器开发也是“为了民族”。对于朝鲜,“我们民族”不过是缜密的赤化统一战略,但韩国的左派势力却只要谈及民族就会陷入感伤。即使面对朝鲜的核导暴走,依然能毫无根据地提出“朝鲜怎么会向身为同民族的韩国发射核导呢,不过是对美协商的筹码罢了”这样的乐观论调。

一直以来,朝鲜将“民族”说辞作为挑起南北内部矛盾的手段。2000年第一次朝韩首脑协商的成果——《6·15共同宣言》第一句话就是:“南北统一问题由身为主人公的我们民族共同努力自主解决”,加入这样的表达也是朝鲜对韩国的战术之一。

▲ 朝鲜公开新的“宣传画”,展开“自主统一攻势”。朝鲜对外宣传网站我们民族在2016年1月18日至21日间,每天公开了一副以“自主统一”为主题的宣传画。/韩联社


朝鲜在即将完成可以精准打击美国的核导之际,重提“民族”的行为非同寻常。朝鲜对外宣传媒体《阿里郎》11日报道称:“在当前的危机之下,与新兴世界军事大国朝鲜携手并进是韩国唯一的生存之道”,“与外部势力诀别,站到民族的这一边来。”同一天,反映朝鲜政府立场的在日媒体《朝鲜新报》批判称:“文在寅政权没有采取以民族为先的姿态,而是给特朗普当侍奉主子的忠犬。”朝鲜内部主张“排斥外部势力”的呼声越来越高。

朝鲜现在欲以核武器和导弹为筹码,与美国签署和平协定。而朝鲜所希望的和平协定核心是撤离驻韩美军。如果朝鲜在谈判中声称:“只有美军离开,我们民族之间才能解决韩半岛问题”,韩国左派势力很有可能会应声附和。即便朝鲜进行核试验,发射导弹,我们也要继续向朝鲜提供援助的依据正是这所谓的“我们民族之间”。但将5000万同胞变成“核人质”的正是金正恩集团。认为韩国无权介入与美国的“核谈判”的也是他们。我们必须从“只要我们民族之间进行对话就能解决一切”的美梦中清醒过来。


输入 : 2017-09-20 13:45  |  更新 : 2017-09-20 17:33
페이스북 回到顶部

韩国朝鲜日报网 cn.chosun.com
本文版权归朝鲜日报网所有,对于抄袭者将采取法律措施应对

韩国之眼 朝鲜日报网
您的全名
您的邮件地址
朋友的邮件地址

若有多个邮件位址,请按ENTER键隔开

邮件标题
添加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