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page

评论

评论

[评论]文在寅政府将带领国家去向何方

金大中 朝鲜日报顾问
查看韩文原文
페이스북
list print email

▲ 金大中 顾问

文在寅政权上台已经8个月,人们开始问:“他到底要把国家和国民带到哪里去?”“要和朝鲜做什么、怎么做、做到何种地步?”“美国会离开这里吗?那么这里会变成什么样子?”

朝鲜的持续核试验与远程导弹发射,让国民陷入了战争的不安之中。随着时间过去,开始对文在寅政权的本心与国家前途提出本质性的疑问。

为了让朝鲜参与冬奥会而赌上一切,只执着于韩朝对话,不惜摆出低姿态的亲朝外交;在和美国的关系中每遇到门槛就出现不协调的脱同盟性外交;就萨德部署问题卑躬屈膝的亲华外交;全力推行典型民粹主义的各种工资、税金、福利政策;开展所谓清算积弊的逆行与超速驾驶等,都表明了一贯的共同目的。

在此情况下,人们最为关注的有两点。一是对朝问题。文在寅政府的对朝终极目标是什么?在总统近乎哀求着保住这支“风前残烛”的言行中,人们看到了文在寅政府对“韩朝关系”的可怕执着。在这种执着中,我们看不到朝鲜的“无核化”。

在对话中,应该有对话所追求的目标。韩国政府从未明确提出过对话的目标。所以,问题来了——文在寅政府的对朝基调是韩朝共存吗?是考虑了韩朝联邦制吗?抑或是为了统一?如果包含了以上所有这些意思,首先应该消除军事对峙才对,但对“军事”却一声都不敢吭。

国民至少有权在概念上知晓政府心怀何种思路和愿景、要如何带领国家走向何方。收起太极旗,打出韩半岛旗的名分是什么?放弃韩美联合军演,同时热心为朝鲜军事阅兵辩解的原因又何在?为什么我们要反复做出低三下四的卑屈姿态?肯定有其原因。但我们想知道这原因到底是什么。因为担心被风吹灭而坐立不安的对朝执着,和目睹这一不忍直视的谄媚奇观的“太极旗势力”之间存在的认识差异,是用一般常识无法说明的。

另一个关注的领域是对美关系。韩美间的近期状况,几乎在所有方面都出现了不协调。文在寅政府嘴上说是同盟,但内心似乎把美国当成了政府“韩朝”努力的障碍。将韩美联合军演推迟到冬奥会之后、拒绝美国舰艇进入釜山港等,过去不可能出现的事情正在发生。

因此,我们想问:文在寅政权的终极对美路线与方向是什么?目前的情况,已经到了无法在维持“密切对美关系”的同时进行“有意义的韩朝对话”的地步。这是因为在未能引导消除朝核的情况下,美国不会继续容忍韩国脚踏两只船的政策。

用不了多久,文在寅政府就会站在选择的岔路口。政府不惜撤走美军,也要最终选择“通往朝鲜之路”这一点,令人担忧。

倘若文在寅的选择是“拥核朝鲜”,美国肯定会改变对韩政策的方向。如果实用主义者特朗普认为韩美同盟不再具有实效性,就不会再留恋同盟关系。这是因为就算韩国不希望如此,但作为美国而言,会认为付出多于收获的“同盟”不再有意义。文在寅政府应该在国民面前明确表明是否真的不在乎美国离开这片土地。

我们不是不明白一个国家的对外政策和安保状况,不可能像用尺子划线般分明,而且明确表达内容也并非必须有利于本国。但看到现在文在寅政权就像闹革命一样改变了过去的所有政策与路线,朝反向前进的情景,国民感到不安,有时甚至感到害怕。文在寅应该让国民能够接受政府的选择和可能因此发生的状况。“你们选择了我们的政权,就得按我们说的做”——这种方式是不可接受的。

输入 : 2018-01-30 10:36  |  更新 : 2018-01-30 11:51
페이스북 回到顶部

韩国朝鲜日报网 cn.chosun.com
本文版权归朝鲜日报网所有,对于抄袭者将采取法律措施应对

韩国之眼 朝鲜日报网
您的全名
您的邮件地址
朋友的邮件地址

若有多个邮件位址,请按ENTER键隔开

邮件标题
添加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