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page

评论

评论

[评论]失报误国

鲜于钲 社会部长
查看韩文原文
페이스북
list print email

▲ 鲜于钲 社会部长

没有什么特使团和427年前派往日本的朝鲜通信使一样,在韩国历史上被骂了这么久。“失报误国”是最残酷的评价,意思是 “错误的报告会害了国家。”在描写壬辰倭乱的历史剧中,必定会出现一个这样的著名桥段——国王召集回国的使臣们问话。“肯定会发生战争”的意见,和“没看到(战争)形势”意见彼此相左。结果朝廷支持了和平论,国王也选择了这种意见。然后,却毫无防备地遭到了日本的侵略。

当然,否认战争可能性的一方成了罪人——这就是身为特使团副使的金诚一(字鹤峰)。对他的谴责直到今天都没有停息。作为错误判断政治形势的无能者,他至今还在被指指点点。但金诚一是个有才华的学者和官员,晚年的他作为义兵将领,积极地守护了晋州城,和所谓的卑鄙小人相去甚远。因此,他的误判被称为是韩国历史上的代表性谜题。

对韩国而言,当时的日本和现在朝鲜差不多。几乎没有什么情报。当时的朝鲜,已经147年没有向日本派遣使臣。和九州地区的领主们打交道时,他们只是听说日本中央政权的新实权人物挺好战。也许实权人物的本性比传闻中的要好战得多——这一点,也和现在的朝鲜类似。这个实权人物就是臭名昭著的丰田秀吉。很久以后,日本描写道,在面貌凶狠的丰臣秀吉面前,朝鲜特使团跪地不起。这似乎并非事实。朝鲜王朝实录显示,在接见特使团时,日方很有礼仪,形式是简朴而自由的。甚至出现了怀抱幼子的丰田秀吉被儿子尿了一身的场面。

金诚一称这种场景是“旁若无人”,就是说丰田秀吉是个不值得打交道的贱民。金诚一是个顽固的儒学者,而且重视礼学。受以中国为中心的世界观影响,他把在当地看到和听到的日本的军事能力,称为“猪狗的虚张声势”。看到同样场面的正使黄允吉,说丰田秀吉“目光明亮,有胆有谋”。金诚一却说他“目光如鼠,成不了令人畏惧的伟人” 。还有记录称,金诚一担心民心动摇,说了违心的意见。但这只是表明了金诚一的理性,却并没有改变他的报告所造成的残酷结果。偏见就是如此可怕。

他们的党派性,也扭曲了国家的命运。特使团前往日本时,朝鲜处于西人执政期。西人担任正使,东人担任副使。如果西人的权力持续下去,朝鲜应该会选择西人正使的战争论。致力于防御,至少能让百姓少受一点苦难。但一年后回国时的朝鲜,发生了政变,进入了东人时代。东人副使的和平论被选择,也是受到了党派性的影响。这是将国家命运交给了党派利益。当然,由于作为最终决定权者的国王害怕战争,所以最后选择了和平论。特使的派遣、朝廷的党派、国王的卑鄙彼此交织,在第二年倭船挤满了釜山海面时,守卫釜山镇的将领正在影岛上打猎。在重要的瞬间,韩国历史并不太走运。

丰田秀吉要求“征明向导”,意思是日本要和明朝一决胜负,让朝鲜开路。但不到一年,日本就和明朝达成协议,将目标改成了吞并半个朝鲜的“征韩”。其实,他原本的目标就是这个。朝鲜一边叫喊着“我们的核拳头里握着美国”,一边说“我们是一家人”,对韩国示好。这是在鼓吹“征美向导”。“征美”是不亚于“征明”的妄想——朝鲜也心知肚明。他们的目标是把韩国变成通往美国的马前卒。借助和美国进行核谈判绑住美国的手脚,然后再吞并韩国。朝鲜不可能放弃这一目标。

昨天回国的特使团,发布了六条韩朝协议事项。在第五条事项中,朝方明确承诺对韩方不会使用核武器,也不会使用常规武器。真让人感到悲哀——这意思就是说,如果马前卒干得好,就不会被杀掉。

本次的特使团,是一群拥有相似世界观和历史观的人,他们对朝鲜怀有的玫瑰色偏见也都差不多。他们受到了金正恩的热情接待。受命与人的人,把汇报工作结果叫做“复命”。对朝特使团的复命和过去对日特使团的复命一样,都是历史上非常重要的事情。昨天他们进行的复命,其时代性错误比金诚一的和平论更大。被特使团的和平论所打动,也和过去一样令人郁闷。偏见、党派、卑鄙——“失报误国”不是个古老的故事。

输入 : 2018-03-07 16:43  |  更新 : 2018-03-07 17:19
페이스북 回到顶部

韩国朝鲜日报网 cn.chosun.com
本文版权归朝鲜日报网所有,对于抄袭者将采取法律措施应对

韩国之眼 朝鲜日报网
您的全名
您的邮件地址
朋友的邮件地址

若有多个邮件位址,请按ENTER键隔开

邮件标题
添加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