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page

评论

评论

[社论]文在寅政府用政治手段掩盖3年半的国政无能

朝鲜日报网
查看韩文原文
페이스북
list print email
上周末在光化门集会上进行演讲的爱心第一教会牧师全光勋(音)被确诊为新冠后,民主党内出现了“统合党责任论”,说“统合党帮助集会”,“不是袖手旁观的程度,而是鼓励集会”。问其根据时,回答说:“不是有出席集会的议员吗?”但在野党领导层没有参加此次集会,现在的在野党领导层希望与全光勋保持距离。而这意味着,即便如此,还是要以在野党103名议员中有一人参加为由,要求在野党对集会负责。

截至18日,爱心第一教会相关确诊患者达到457人,呈现暴增趋势。追查集会参与者迫在眉睫。如果直到“新冠潜伏期”的本周末为止,参加集会的教徒不主动接受调查,情况可能会进一步恶化。在这样的时期,执政党领导层不是全力履行这一基本职责,而是想尽一切办法将全光勋和在野党捆绑在一起进行政治攻击。完全没有担心如果给集会参加者打上罪犯一样的烙印,会让感染者躲起来,使防疫工作变得困难。只是对现在出现了指责在野党的好消息,就为此感到高兴。

光复会会长金元雄在光复节纪念辞中提出反日框架后,执政党代表竞选候选人纷纷表示:“这是作为光复会会长可以说的话。我们将牢记纪念辞。”想成为执政党代表的人们对李承晚总统与亲日派勾结、爱国歌作曲家安益泰先生是“民族叛徒”、6.25战争英雄白善烨将军没有资格安葬在显忠院等说法表示认同。房地产惨案等国政失败导致总统和执政党支持率下降后,执政党拿出了惯用的“反日框架”。

出台了23次的房地产对策未能奏效,执政党说“这是因为李明博和朴槿惠政府”。已经执政3年半的时间,这会是前政权的原因吗? 如果景福宫塌了,会被说成是大院君的豆腐渣工程吧。在本次水灾中遭受集中损失的蟾津江附近的居民抱怨政府说:“暴雨时集中泄洪是100%的人祸。”提前降低水库水位是应对洪水的基本方法,但环保论者掌握的政府水务管理团队为了在梅雨结束后清理绿藻,把水存在水库里,这成为了祸根。民心因为水灾变糟后,总统就开始对四大江项目进行攻击,而不是研究对策。韩国环境部在两天后报告说:“四大江项目没有防洪效果,反而产生了负面影响。”四大江项目是挖掘江底,以最大限度储存水的项目,这样能减少洪水灾害是不言而喻的常识。蟾津江也是四大江项目的一个缺口。总统和环境部歪曲常识,连水灾也要把责任推给前政权。

韩国政务首席秘书在拜访统合党非常对策委员长金钟仁时,曾问过:“见一见总统怎么样?”看到反应冷淡,就说“提议过举行总统与朝野代表的会谈,但遭到了在野党的拒绝”。——以这种方式提议总统和在野党代表举行会谈,对吗?好像随口说说一样突然冒出一句,然后说是在野党拒绝了自己。如果真有诚意,会这样做吗?

对有房者感到愤怒、让想拥有房子的人感到绝望的房地产对策、执政党下属自治团体长接连不断的性犯罪和包庇政权、为阻止权力腐败调查与诈骗犯和犯罪嫌疑人共谋“冒牌检察改革”等,到处都在发生与民心背道而驰的事情。如果国政出现问题,就应该找出根源,纠正问题才是正道。现政权几乎从未走到那种程度。他们只想通过针对前政权、土著倭寇、在野党等进行政治斗争改变局面。国政无能,但政治手腕高明的人在负责治国。

输入 : 2020-08-19 10:07  |  更新 : 2020-08-19 10:45
페이스북 回到顶部

韩国朝鲜日报网 cn.chosun.com
本文版权归朝鲜日报网所有,对于抄袭者将采取法律措施应对

韩国之眼 朝鲜日报网
您的全名
您的邮件地址
朋友的邮件地址

若有多个邮件位址,请按ENTER键隔开

邮件标题
添加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