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page

评论

评论

[社论]哪怕付出“清除尹锡悦”百分之一的努力,也能阻止拘留所的悲剧

朝鲜日报网
查看韩文原文
페이스북
list print email

▲ 在发生大规模集体感染的首尔东部拘留所,一名在押人员正在向记者展示亲笔书写的文章。纸上写着“救命!疾病管理本部指示关押8名确诊者”。/ newsis

首尔东部拘留所自上个月27日出现首例新冠病毒确诊者后,仅一个月内就确诊了769人,占全部在押人员的30%,29日还发生了第一例死亡。看到有人向窗外挥舞写有“救命”的纸条,只能说这是蹂躏人权的悲剧现场。
 
拘留所、监狱是防疫非常薄弱的设施。而且东部拘留所是公寓式封闭型、走廊型结构,因此需要更严格的防疫措施。但拘留所方面在第一例确诊患者出现之前,没有给在押人员发放口罩。本月5日出现第二例确诊患者并出现集体感染征兆时,也应该进入紧急状态。但拘留所方面没有采取任何措施,一直放任不管,直到18日才对在押人员进行了全面检测。在这期间,病毒已经蔓延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考虑到病毒的潜伏期,今后还会出现更多的确诊患者。
 
东部拘留所的监督机构是法务部。法务部长官秋美爱为了专注于“赶走尹锡烈检察总长”,甚至没有顾及自己的责任——监狱设施管理。从上月24日开始对尹锡悦进行职务排除及惩戒请求,直到本月16日的停职表决,病毒传播的时间与驱逐尹锡悦的时间完全一致。在此期间,法务部每天都会召开尹锡烈对策会议,根本没把拘留所的集体感染放在眼里。如果长官不履行职责,次官也应该打起精神,但次官李容九也是青瓦台为填补尹锡烈惩戒委员会的人数而在2日紧急投入的人员。李容九的脑子里估计也满是“清除尹锡悦”。

秋美爱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动辄在社交媒体上发表谴责尹锡悦的文章,但对于东部拘留所集体感染,却只字未提。29日上午发表特别赦免时,她也没有回答法务部记者团有关东部拘留所的问题。当天首次出现死亡者之后,她只是勉强出现在东部拘留所。对于没有给在押人员发放口罩的问题,法务部辩解说“在预算上很难做到”。现政权的人们表示“会向朝鲜发送还没有得到的疫苗”,却对给监狱设施在押人员分发口罩非常吝啬。口罩能花几个预算,他们这么抠?哪怕为清除尹锡烈而付出的努力有百分之一投入到拘留所的集体感染上,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

现政权的人比谁都更重视人权。但对于因完美的管制几乎无法说话的拘留所在押人员们发出的“救命”的诉苦,他们却充耳不闻。对普通公务员,用似乎感染新冠病毒就会被惩戒进行震慑,但对于法务长官、次官、监狱设施负责人却对拘留所集体感染放任不管的严重渎职行为,却没有一个人说会承担起责任。

输入 : 2020-12-30 10:22  |  更新 : 2020-12-30 15:30
페이스북 回到顶部

韩国朝鲜日报网 cn.chosun.com
本文版权归朝鲜日报网所有,对于抄袭者将采取法律措施应对

韩国之眼 朝鲜日报网
您的全名
您的邮件地址
朋友的邮件地址

若有多个邮件位址,请按ENTER键隔开

邮件标题
添加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