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page

评论

评论

[尹平重评论]从体育民族主义到体育民主主义

尹平重 韩神大学政治哲学系教授
查看韩文原文
페이스북
list print email
以提高竞技水平为名,教练殴打选手
前辈欺负后辈的风气、成绩万能的韩国社会缩影
即使横扫奥运会奖牌,如果没有民主的健康性还是落后国家

▲ / 盖蒂图片库

明星选手学校暴力争议冲击了韩国社会。以女排双胞胎李在英、李多英为起点的校园暴力风波蔓延到了男排选手宋明根、申京燮。他们所属职业队让他们无限期停赛,大韩排球协会甚至剥夺了其国家代表队员的资格。如果要根除作为严重人权蹂躏和非法行为的校园暴力,就应该杀一儆百。包含体育界人权保护方案的国民体育振兴法修改案(又名“崔淑贤法”)将从今天开始实行,但只凭这个是不够的。要想超越舆论的审判,改革现实,就要从体育民族主义转向体育民主主义。

体育界暴力和欺凌蔓延的现实,是被成绩万能主义支配的韩国社会的缩影。学生选手只要运动好,就能实现考上名牌大学、成为名利双收的职业选手和国家代表队选手的梦想。成绩至上主义以提高竞技水平为名义,形成了教练殴打选手,前辈欺负后辈的风气。从小学开始,在集体宿舍生活中遭受语言暴力和身体暴力的选手们,暴力往往深入了他们的内心。将放弃学习和人性教育的学生选手培养成“运动机器”的惯例,是体育暴力的温床。即使经历了如此艰难的过程,成为职业选手或国家代表“取得成功”的选手也只有少数。在胜者为王的精英体育体制中被淘汰的学生选手,面临毕业后在适应社会时的严重问题。

韩国体育一直是以国家为中心的体育民族主义和精英体育体制。在选手村集中训练极少数的体育英才,其产物是动用他们提升爱国心和国民团结的国家代表常备军制度。国家体育系统是韩国能够成长为体育强国的决定性因素。我们一直相信,在韩国还是发展中国家的时期,通过斯巴达式教育培养出来的体育苗子们能宣扬国威。但现在,应该打破体育民族主义的国家体育重视政策,实践市民在日常生活中享受运动的体育民主主义。

即使国家主导的精英体育强国俄罗斯或中国包揽了奥运会奖牌,也不会被视为发达国家。在民主国家,不是以国家为主体的精英体育,而是实现发展普通市民享有生活体育的体育民主主义。越是发达的国家,便于国民使用的社区草坪足球场、室内游泳场、小规模体育馆等生活体育设施就越是随处可见。只有从学生时代开始,通过体育培养合作精神和领导能力的体育民主主义在生活中得到实践,才能成为先进的市民。

运动和体育自然融入到日常生活当中,这就是体育民主主义的健康生活。韩国应该超越国家主义的体育民族主义,享受运动本身带来的快乐。在小学、初中、高中教育中,应该为普通学生增加体育活动的机会。想保障学生选手的人权和学习权,首先要打破让他们成为“运动白痴”,同时暴力代代相传的集体住宿生活。职业选手或国家代表选手也能“享受”运动的体育民主主义社会,是开放的社会。

职业体育是在资本的逻辑上运行的竞技游戏,是选手的实力伴随收入、胜者为王的世界。尽管如此,选手们用毕生精湛的技艺谱写出没有剧本的剧情,他们的汗水本身就是美好的。在团体比赛中,在进攻或防守成功时,所有队员都会欢呼,互相加油,鼓励失误的队友。在第一局先得25分才能获胜,所以如果打到第五局,每场比赛将上演几百次小快乐的庆祝动作。一想到洞察幸福的秘密在于经常享受琐碎的快乐,排球比赛本身会大量制造出小快乐的事实,让人感觉意味深长。

选手们的笑脸和生动活泼的动作、称赞的动作汇集在一起,传播着正能量。在战斗的时刻,教练鼓励而不是指责球员的态度也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排球运动的体育道德不仅给遭受校园暴力风波的体育界,也给整个社会带来教训。因为以灿烂的笑容、相互尊重、体育精神为基础的团队精神,在韩国社会已经成为了稀有之事。只有在平时的训练过程中实践排球运动员在比赛中表现出来的精彩合作和鼓励,才能解决校园暴力问题。互相尊重、享受运动喜悦的市民,是体育民主主义的主权者。光明正大的体育精神才是让生活发光的宝石。

输入 : 2021-02-19 11:51  |  更新 : 2021-02-19 15:13
페이스북 回到顶部

韩国朝鲜日报网 cn.chosun.com
本文版权归朝鲜日报网所有,对于抄袭者将采取法律措施应对

韩国之眼 朝鲜日报网
您的全名
您的邮件地址
朋友的邮件地址

若有多个邮件位址,请按ENTER键隔开

邮件标题
添加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