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page

评论

评论

[万物相]蒙古沙尘暴

韩三熙 资深评论委员
查看韩文原文
페이스북
list print email
我曾为了参加2012年的植树活动去过蒙古。半夜,飞机在乌兰巴托机场降落时突然发出轰鸣,发动机再次启动冲向了天空,在空中转了一圈后,飞下来一次又飞了去了。就这样反复五次之后才好不容易着了陆,觉得自己真的可能会死掉。我记得自己紧紧抓住座椅扶手,都快要抓碎了。这是因为风太大,飞机很难着陆。


▶据说,本次让天空变黄的沙尘暴主要发源于蒙古沙漠。乘着强劲旋风上升的沙漠尘土,用了3天左右才到达韩国。坐着巴士在蒙古平原上跑一个多小时,也只能看见地平线,却看不到一棵树,这让我吓吃了一惊。有个段子说,在晚上太阳落山时母亲看着地平尽头的一个黑点说“爸爸从那边来了”,但父亲第二天凌晨才到家。本月13日至15日,蒙古刮起了每秒30-40米的沙尘暴,当时有590名游牧民失踪,580人生还。

▶戈壁沙漠的名称源于蒙古语,意为“不长草的粗犷土地”。蒙古沙漠化既有气候变化的原因,也有过度放牧家畜的作用。蒙古人口有330万左右,但在2018年的人口普查中确认家畜有6646万头。不管怎么种树,只要放开几只山羊,它们会连小树的根都挖出来吃掉。树木和草消失后,表土会被风吹走,表土的丧失让植物无法继续生长,这就形成了恶性循环。

▶几年前,笔者在首尔大学环境研究生院名誉教授李道元那里听到了“蒙古植树可能进一步促进沙漠化”的说明。树木具有通过叶片从根部汲取土壤中的水分并挥发到空气中的蒸发作用,这会让地里残留的水分干涸。李道元发来外国的论文中说,中国西北部的库布其沙漠建造杨树林后,地下水位下降,干燥化进一步恶化。

▶韩国沙尘暴的天数从1960、70年代的23天和24天,增加到2000、2010年的117天和74天。发源于蒙古和中国西北部干燥地区的沙尘暴,虽然含有粗大的尘土成分,但经过中国东北部工业地带后,会变成细密的污染物质。昨天韩国细微颗粒物的浓度相当高,可能就是由于这个原因。在只是新冠病毒就足以令人窒息的时期,再加上沙尘暴,感觉心都发黄了。

输入 : 2021-03-30 11:34  |  更新 : 2021-03-30 15:10
페이스북 回到顶部

韩国朝鲜日报网 cn.chosun.com
本文版权归朝鲜日报网所有,对于抄袭者将采取法律措施应对

韩国之眼 朝鲜日报网
您的全名
您的邮件地址
朋友的邮件地址

若有多个邮件位址,请按ENTER键隔开

邮件标题
添加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