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page

评论

读者广场
欢迎全球读者踊跃投稿! chinese@chosun.com

[投稿]留学小记

李威 成均馆大学计算机工程硕士在读
페이스북
list print email
在韩国生活也有一段时间了,想想还能待在韩国的日子,可能只剩一半了,从刚到韩国时的惴惴不安,到现在的云淡风轻,发生了很多,想了很多,还是需要总结和反思一下的。

前不久,一位国内朋友曾问我,韩国人怎么样?这个问题,让我想了很久,但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记得刚到韩国的时候,第一次见教授,在会议室里简单的问候了两句,教授便让师兄带着我们去参观实验室,给我们安排任务了。一切有条不紊,就像流水线上的机器,慢慢从一道工序赶往下一道工序。


实验室里,韩国人很多,外国人也很多。多数的韩国人,除了几位老博士,英语都不太好,也不愿意和外国人交流。毕竟,也不需要交流。韩国学生们肩负了绝大多数写文档、写报告的责任,常常时间不得不花几个礼拜的时间陪教授完成一份像样的报告或者项目计划书。每当到这种时候,还是蛮同情他们的。不过,想想他们的文笔因此而变得妙笔生花,倒是也不错。对于外国人来说,每次甲方要检查项目进度的时候,就是我们倒霉的时候。教授平时天马行空的指挥我们做这做那,每到检查进度的时候,才发现这没做,那没做,怎么办,只能加班了。虽然,我们和韩国人平时没什么好聊的,不过,吐槽教授的时候,倒是可以实现立场完全地一致。

和我一起进实验室的,还有一位尼泊尔同学,每次和他上街的时候,他总是能准确地从人群中辨认出巴基斯坦人、印度人、越南人、中国人。这项技能让我十分膜拜,特别是如何区分中国人和韩国人,让我很好奇。后来在我多次询问下,他告诉我,一般呢,收拾的比较“干净”的是韩国人….╮(╯▽╰)╭ 作为一名有点“邋遢”的中国人,真是汗颜不已。韩国爱打扮的文化也确实随处都可以感受到,街上看到的女子,不论是学生、年轻人,还是中年大妈,似乎不画个妆都不好意思出门。每次回家的时候,经常能在路上看到涂着口红、脸颊抹得白皙的学生,身上时不时透露着快乐的稚气。很难去评价,这到底是意味着什么,或许,只是文化差异而已。不管怎么样打扮,只要开心就好。


在韩国,垃圾分类是一件最让我头痛的事情。一方面是因为懒,另一方面是由于不懂韩语,对有些分类的规矩不是特别明白。每次扔垃圾的时候,要是有东西分错了,总要被房东大叔狠狠唠叨一顿。房东的过人之处在于,虽然我们不懂他在说什么,可一旦他开口,总能滔滔不绝的说个半小时以上。几次下来,让我对扔垃圾,有了深深的心理阴影。以至于去扔垃圾前,一定要先侦查一下房东在不在。关于扔垃圾,一位实验室的韩国博士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天,我正要离开实验室回家,突然听到“咚”的几声。走过去一看,原来是实验室里的韩国博士拿着锤头在敲一个打火机。这么大的人了,竟然玩这个,真是匪夷所思。可能是看到我奇怪的表情,韩国博士解释到,他这个打火机用了有一阵子了,里面还有不少气体,要是直接扔掉可能会爆炸,所以他先把打火机敲开,把气体释放出来。我不太清楚他这样做到底有没有意义,不过,这倒是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的一件事情。记得那次生病了去乡里的诊所打针,在诊所里见到一个面部被烧伤的病人,他的脸大半都被烧坏了,看起来十分吓人。后来听老爸说,原来他是附近村子的村民,那天他被村里叫去处理一堆垃圾。所谓的处理,也就把垃圾搁一块,一把火烧掉。没想到的是,在他处理的堆垃圾里面,还有几个用来装农药的瓶子,垃圾燃烧后,瓶子里面残留的可燃物质,在垃圾堆中发生了爆炸,而他则是被爆炸引起的火花给烧到了。相比之下,韩国人的细致,由此也可见一斑。


在这里的生活,有不少的烦恼,但是因此而看到的不一样的世界,依然令人着迷。《道士下山》中说,“一切都只不过是随缘而转”,缘分到了,该相聚的自然会聚在一起,缘分尽了,该分开的自然会分开。之所以会变成现在的样子,往前看看,总能找到原因。我想这大概是对生活最好的解释了。留学的道路,可能很快就会结束,生活的道路却还很漫长,愿诸君共勉之。

(本文版权归朝鲜日报网所有,对于抄袭者将采取法律措施应对)

输入 : 2015-08-21 15:15  |  更新 : 2015-08-21 16:46
페이스북 回到顶部

推荐这则新闻 推荐这则新闻(4)

韩国朝鲜日报网 cn.chosun.com
本文版权归朝鲜日报网所有,对于抄袭者将采取法律措施应对

韩国之眼 朝鲜日报网
您的全名
您的邮件地址
朋友的邮件地址

若有多个邮件位址,请按ENTER键隔开

邮件标题
添加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