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page

评论

读者广场
欢迎全球读者踊跃投稿! chinese@chosun.com

[投稿]匆匆那年

胡文琴 成均馆大学东亚学专业
페이스북
list print email
记得有部电影叫《匆匆那年》,似乎唤起了很多80后关于青春的疼痛回忆,和初恋分手无疑是不能再提及的伤痛和遗憾。匆匆不留痕迹,那年也变成追忆。

记得有人跟我说过,我们的一生是一个不断制造回忆的过程,你的每一个现在编织着你回忆的篱笆墙。换言之,要让篱笆好看,让回忆温暖,你必须抓住每一个当下。细细想来,回忆已成回忆,回不去;将来也不可预测,我们都不能超过时间的速度越过去,故无需担忧;而现在,此刻的一分一秒才是你能够真正把握的唯一。


张嘉佳说:“沙城就是一个人的记忆。偶尔梦里回到沙城,那些路灯和脚印无比清晰,而你无法碰触.一旦双手陷入,整座城市轰隆隆地崩塌。把你的喜笑颜开,把你的碧海蓝天,把有关于我们之间所有的影子埋葬。如果你不往前走,就会被沙子掩埋。所以我们泪流满面,步步回头,可是只能往前走。”然而我想有时候我们也无需泪流满面地往前走,因为历史不可假设,你不能保证倘若当时做出其他的选择,结果会比现在的更好。也许会有些许遗憾,但并不严重到令你捶胸顿足,扼腕叹息。没有过去就没有现在,不管是一个人的历史,还是一个国家或一个民族的历史,都不是散落的片段可任人拆散重组,它们彼此相依赖,也许感谢并接受过去,才能成为更好的自己。

去年是我的本命年,想来确有许多不顺之处,好在并无伤及身体健康之损,故暗自偷乐。只是遇见许多奇人,令我对人与人之间所不同之处有了新一番领悟。但你并不能说她是坏人或她是好人,任何人都很复杂,倘若她与你所认知的大部分规则不相符,那与你而言,她就只是奇特而已。我痛苦过,挣扎过,想要逃脱过;怀疑过,否定过,想要放弃过。但好在慢慢地我开始学会冷静下来,分析我的焦躁和不安,我的角色和我的位置,慢慢地我开始控制我的感情和情绪,而不是被它们所控制。有了这样一次经历,我似乎隐约感觉到我的身体里多了一股坚定的力量,它指引我前行,让我在迷失方向时可以重拾自我,重新上路。所以对今年,一个崭新的开始,我是期待的,满怀憧憬的,一如初恋的少女般对心仪之人的暗恋的期许。

除此之外,细细想来,来韩国已近一年多,对各种东西已经失去了初来乍到的新鲜感,渐渐,内心存留的是一份熟悉的温暖。但新年伊始的氛围仍旧每年都很新鲜,你倘若去到首尔广场,南山塔或是梨泰院,宏大,新村,各式各样的街头表演和庆典活动让你停不下脚步。那街头的灯火,阑珊的光影偶尔也会让我感到恍惚,一年就那么过去了吗?我问我自己,你做好准备迎接新的开始了吗?我不能做出十分理性的逻辑的回答,但我心底有一个声音告诉我:也许改变从现在开始,一切都不会太迟。

时间在我们身后,在我们前面,同时也与我们同行。过去的时间变成回忆,像路过的风景和错过的人,像匆匆那年毕业时许下的承诺和年少时不切实际的妄言,成为现在的我们反复咀嚼的味道;而前面的时间,我们好像又在追赶,渴望长大,渴望成熟,渴望遇一人白头,携一人看云卷云舒,细水长流,想象而立之年的自己,是否自立,是否活的明白清晰;而此刻的我们,是与时间同行的,我们似乎是乘着时间的马,在梦想的草原上一路狂奔。然而这是一匹很难被驯服的,从不会停止的只会向前的马,你到达你的目的地后它依旧是要向前走的,且是不会回头的。所以请马背上的你意气风发,策马驰骋,就算前路曲折,路途遥远也请不要停下,让过去的时间,过去的你成为生命里每一道绚丽的风景。

匆匆那年,我们是演员,也是导演。没有人会看你演戏,所以我们也是唯一的观众。一场戏,一段人生,都匆匆而来,匆匆而去。葱色丛中匆匆驭骢,相信你会是好的导演,演员和观众。

(本文版权归朝鲜日报网所有,对于抄袭者将采取法律措施应对)

输入 : 2016-02-26 17:07  |  更新 : 2016-02-26 17:10
페이스북 回到顶部

推荐这则新闻 推荐这则新闻(7)

韩国朝鲜日报网 cn.chosun.com
本文版权归朝鲜日报网所有,对于抄袭者将采取法律措施应对

韩国之眼 朝鲜日报网
您的全名
您的邮件地址
朋友的邮件地址

若有多个邮件位址,请按ENTER键隔开

邮件标题
添加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