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评论]20来岁年轻人将驱逐586群体的权力

宋在润 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历史系教授

查看韩文原文
1960年代出生在韩国是幸运的,中国和朝鲜是文革和金日成的奴隶 1987年以后知性的增长停止,凭借阴谋政治和我罗他不 享受特权和特惠586权力,让年轻一代感到愤怒和谴责
海明威的处女作《太阳照常升起》取自《圣经》传道书的第一章。”一代过去,一代又来,地却永远长存。”像落日一样,韩国的586一代正在倒下,这是586运动圈政治集团的没落。

▲ 1980年代大学街集会的场面。 / 朝鲜日报DB
韩国的586是幸运的。出世时,他们避开了战争的残酷和青黄不接。而且避开中国,出生在韩半岛的韩国,而不是朝鲜。他们在韩国长大的过程中,中国发生了人类史上最严重的饥荒,随后是文化大革命的“十年动乱”。朝鲜人民失去了人类的基本权利,沦落为极权主义政权的奴隶。与红卫兵一代和金日成儿童相比,韩国的586一代是幸运儿。586的父母为了走出贫困的沼泽,在德国的矿山和疗养院里、阿拉伯炙热的沙漠和印度支那的密林中,将冒着生命危险赚取外汇寄回家乡。未堂歌颂了那个时代不向苦难屈服的精神。“就像青山膝下育芝兰,我们唯有抚养自己的孩子。”

当然,586也背负了历史的重担。1980年代,那一代人一腔热血地同军部独裁作斗争。最终通过1987年6月的抗争,领导了直选制改宪,开创了民主化的道路,这就是他们的时代宿命。此后,“586运动圈”开始背离。大学校园里充斥着马克思、列宁、毛泽东、金日成等相关书籍。天安门事件发生后,前苏联即将崩溃,但他们却是睁眼瞎。崇拜金日成的主思派当时坚称大韩民国是“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仰慕列宁的民众民主(PD)派高喊韩国是“新殖民地国家垄断资本主义”。自主派叫喊“反战反核洋基GO Home”,民众派则针锋相对地高喊:“在讨论统一的幻想中,我们的民众正在死去!”全世界共产政权接连破产的时候,他们还在呼吁民族解放和民众革命。

586运动圈自由奔放的理念性偏离,可以用当时的就业率来简单说明。即使外语水平不足,成绩单上两门不及格,毕业后他们仍然有很多工作岗位。这得益于韩国经济持续30年的高速增长。他们好不容易找到好工作,还不同于几年之后的后辈,幸运地躲过了1997年的经济危机。

2000年代初期,政界的586在只有30岁的时候中了创造政权的彩票。此后,他们以80年代的斗争战术掌控了韩国的政界。2008年用“美国牛=疯牛“的疯牛病煽动,品尝到了巨大的政治红利后,他们更加露骨地埋头搞政治。不为政策启发苦恼,也没有中长期国家发展计划,陷入了活动性政治秀和平民主义的诱惑。

现在586权力集团似乎停止了1987年以来的成长。自闭的孤立主义、反人类的种族主义、不实用的独立路线、情绪化的平等主义支配着他们的精神。闭塞的态度、落后的国际感觉、运动圈的特权意识成为他们的标志。阴谋政治、宣传煽动、“我罗他不”的双重标准就是他们的生存方式。

通过4月7日的选举,20来岁的年轻人成为了最大的政治变数。这是权力转移紧迫的征兆。迄今为止,586权力集团一直试图用陈旧的思考方式、陈旧的历史观、死性不改的政治操作来支配年轻一代。现在,聪明有能力的20来岁正在谴责腐败无能的586权力集团。年轻一代看透了586所享受的时代幸运、世代特惠和集体特权。20来岁年轻人对权力集团肆意浪费未来一代的粮仓,将此当作维持权力手段的利己行为感到愤怒。

为之震惊的586权力集团虽然严厉批评年轻一代,但这不过是纸老虎的咆哮。20来岁年轻人的政治势力化是时代的需求。因为今天的政治决定决定了他们的未来。30年前起,586通过攻击老一辈,扩大了政治权力,现在轮到他们遭受抨击了。正如《圣经》中所说的一样:“从日出之地到日落之处。”与时代逆其道而行之的老一辈只能被挤到权力的后面。对抗586权力集团的未来一代是早晨新生的旭日。

输入 : 2021-04-19 11:48  |  更新 : 2021-04-19 15:06

朝鮮日報中文版 cn.chosun.com
本文版权归朝鲜日报网所有, 对于抄袭者将采取法律措施应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