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page

新闻

韩半岛

[记者手册]感染85人的MERS超级传染者也是受害者

确诊24日后出院

金哲中 朝鲜日报医学专业记者
查看韩文原文
페이스북
list print email

▲ 金哲中

感染近90人的“超级传播者”——第14名MERS患者痊愈,确诊24日后的本月2日,这名患者A(35岁)从首尔大学医院出院。通过A感染MERS的第三轮感染者共有85人,包括三星首尔医院的82人和平泽早安医院的3人。此外,平泽圣母医院内推测被A感染的患者也有5名左右。

首尔大学医院原本计划为A举办派对庆祝出院,但A感到负担,表示“想和家人安静地在一起然后出院”。A一直以为自己是被第14名患者感染的,直到出院前几天才知道自己就是第14名患者。

本月19日首尔大学医院外来诊室内出现了一阵骚动。住进这家医院的第14名MERS患者当天来到该诊室接受心理治疗。他已经被医学判定痊愈,正在等待出院。

这名患者在三星首尔医院被确诊为MERS后被移送至设有国家指定隔离音压病床的首尔大学医院,当时肺炎极其严重,生命垂危。尽管现在已经痊愈,准备出院,但需要承担“超级传染者”的名称。这名患者也是恢复以后才知道自己是“超级传染者”。考虑到患者情绪,医院方面为他安排了心理治疗。

然而在外来诊室接受治疗时,他的身份被周围人知道,遭到抗议——尽管痊愈的他完全没有传播病毒的可能性。事实上“超级传染者”也是MERS受害者。在自己和医生都不知道是MERS的情况下,从保健医学角度被划为“超级传染者”,并非故意。

最近出现了一种氛围,普通人隐约在回避出院的MERS患者和被解除隔离的人。有些学校甚至要求和他们接触的孩子不要来学校。在缓解MERS带来的恐慌方面他们做出了贡献,被解除隔离的人也为阻断传染病进入地区社会做出了贡献。既不是MERS患者,也没出现任何症状,对他们强制隔离其实并没有什么依据。即使这样他们还是配合接受了2周的隔离。这种为他人着想的市民意识有助于我们和MERS斗争。如果回避被解除隔离的人,下次传染病爆发时,谁还会愿意接受隔离?只有拥抱他们,才能更好地战胜MERS。

(本文版权归朝鲜日报网所有,对于抄袭者将采取法律措施应对)

输入 : 2015-06-24 08:37  |  更新 : 2015-06-24 09:24
페이스북 回到顶部

韩国朝鲜日报网 cn.chosun.com
本文版权归朝鲜日报网所有,对于抄袭者将采取法律措施应对

韩国之眼 朝鲜日报网
您的全名
您的邮件地址
朋友的邮件地址

若有多个邮件位址,请按ENTER键隔开

邮件标题
添加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