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page

新闻

韩半岛

中国患者15天MERS痊愈

南精美 朝鲜日报记者
查看韩文原文
페이스북
list print email
“为了救助因为害怕周围的视线而不敢坐救护车的中国同胞,做了这么多努力的医疗人员和大韩民国,真的很感激和对不起你们。”

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93号患者金某(64岁)被确诊15天后痊愈,于22日晚从首尔上溪白医院出院。据悉,金某是中国朝鲜族,在东滩圣心医院从事看护人工作时,随意脱离了岗位。

据悉,金某被判定痊愈的那天,在病床上哭了好久。她说:“病好了,我很开心,那段时间的难受一下子涌上心头。”金某的丈夫去世后,2008年她把两个儿子留在中国,独自来到韩国。之后每个月大概平均收入100万韩元(约合5600元人民币),从事护工的工作。3年没有家,在一间教会里解决食宿,从2011年起一个人租住在首尔衿川区的一间押金200万韩元、月租20万韩元的房子里。

发生MERS的当时,金某正在东滩圣心医院看护肺炎患者。这间病房住着15号确诊者。金某回忆说:“没想到那位患者会是MERS患者。”“那位患者的夫人说丈夫发烧很厉害,但哪个医院也没能做出明确的诊断,就换了三家医院。”那位患者被判定为MERS确诊患者后,包括金某在内的东滩圣心医院的患者和护工们都被隔离了。

据悉,这时东滩圣心医院虽然计划用救护车将金某移送至衿川保健所,但金某独自离开医院,乘坐了公共交通工具。金某说:“我确实说过不愿意坐救护车。”“因为本来对中国朝鲜族的偏见就很严重,如果坐救护车去的话,我害怕邻居会更讨厌我。”但金某说自己不是随意离开。她主张说:“我说不想做救护车,院方人员说‘你在其他人知道之前(坐公共交通工具)走吧’,所以我才这么做的。”

金某于上月31日乘坐公交车和地铁,回了家,并于次日感觉到身体出现异常症状,又乘坐公共交通前往首尔永登浦区的福祉医院。金某说:“家里附近虽然有医院,但觉得中国朝鲜族多的医院更方便,就去了那家医院。”

但金某在接受诊疗的过程中,并未透露自己是出现MERS确诊患者的东滩圣心医院的护工。金某说:“现在后悔没早点说。”“当时害怕如果说了我曾在那家医院(东滩圣心医院)工作过,就不给我做诊疗了。”金某说:“虽然我在医院问过是不是MERS,但回答说这种程度不会是MERS,我回家以后就没怀疑是MERS。”

金某尽管往返于医院接受了七天的治疗,但症状未见好转。金某的同事将情况告知了衿川区保健所,8日通过检查,她被确诊为MERS。之后,金某在上溪白医院接受隔离治疗。

金某说:“医院治疗好像没有铁栏杆的监狱。”“但传出去我明知自己是MERS患者还说谎、逃跑,让我更难过。”她说:“平时中国朝鲜族就算犯了小错,也会被骂。”“那时人家的那种视线,让我很害怕。”

但她还是表示能够让自己健康地战胜MERS,是因为有医疗人员尽心尽力的努力。她说:“被确诊为MERS患者后送到医院的那天,我害怕得一直流泪。”“当时一个医疗人员对我说‘我戴了手套了’,抚摸着我的手,那双手真的很温暖。”金某说:“忙到没空坐着吃饭,所以只好站着吃饭的医疗人员的样子,还有被判定痊愈的那天,他们比我更开心的样子,都令人无法忘记。”

◇150万名中游客恐惧MERS转向日本

韩日两国外国游客的数量差异自去年11月因日元走低开始逆转,预计今年将扩大至300万人。因为原定今年6-8月访问韩国的150万余名中国游客因恐惧MERS,而大举转向日本。

观光业界有批评指出,政府和民间应齐心合力,早日收拾MERS事态以期在中国国庆节(10月1日-7日)实现回升。

韩国旅游局24日表示“截至今年5月,访问韩国的外国游客为592万人,少于同期访问日本的游客162万人”。自去年11月,访问日本的外国游客7年来首次超越韩国,这一数字正在持续扩大。

业界推测今夏三个月间因MERS旅游业界遭受的打击接近4万亿韩元(约220亿人民币)。韩国旅行业协会有关人士指出“虽然今年6-8月韩国旅行社吸引的外国游客达153万人,加上今年预约的20万人,达到35万人”,“去年三个月间国内观光收入为46亿美元(约285亿人民币),但今年仅为11亿美元(约68亿人民币)。MODU旅游国际代表张裕在(音)指出:“为在10月初的中国国庆节黄金周吸引中国游客,需要准备大规模支持项目”。

(本文版权归朝鲜日报网所有,对于抄袭者将采取法律措施应对)

输入 : 2015-06-25 10:05  |  更新 : 2015-06-25 11:27
페이스북 回到顶部

韩国朝鲜日报网 cn.chosun.com
本文版权归朝鲜日报网所有,对于抄袭者将采取法律措施应对

韩国之眼 朝鲜日报网
您的全名
您的邮件地址
朋友的邮件地址

若有多个邮件位址,请按ENTER键隔开

邮件标题
添加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