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page

新闻

韩半岛

大韩商会会长:韩国经济被政治拖后腿

柳井 朝鲜日报记者
查看韩文原文
페이스북
list print email
“一年前,曾说韩国经济像‘锅里的青蛙’,现在已经开始觉得‘水好烫’了。”

▲ 本月26日,大韩商工会议所会长朴容晚在首尔中区大韩商会办公室接受出入记者团的新年采访时,激动地向政界发声称:“希望不会再出现像第20届国会那样的国会。”/大韩商工会议所


大韩商工会议所会长朴容晚在26日举行的新年记者会上,被问及2020年经济展望时这样回答道。他当天下决心谴责了妨碍韩国经济现实和规制改革的政界。他表示:“希望不会再出现像第20届国会那样的国会”,回想起今年15次在国会奔走呼吁,他不禁哽咽得流下了眼泪。

他首先表示:“政府动员政策手段管理就业等宏观经济数据效果显著”,“但由于政府贡献率(75%)提高,民间贡献率(25%)大幅下降。”他还表示:“由此可见民间企业感受到的经济状况有多糟糕”,“这也很好地说明了为什么数字很好看,但我的企业却不行。”他指出:“中美对立、韩日关系等对外条件堪忧,短期内会遭遇困境确实是事实”,“但本质问题是结构改革本身进展缓慢,韩国的中长期未来十分堪忧。”

他还介绍道:“今年初会见了风险投资者,可以总结出三点问题:国会立法不完善、公务员的消极行政、既得利益集团对融复合事业缺乏理解。”他指出:“这里的既得利益集团不仅包括大企业,还包括小工商业者和个体散户”,“对现有产业的保护已经固化到无法掀起新产业变化的程度。”他表示:“投资不是政府有意去做就能得到的产物”,“没有商业机会,光有意志投资能成吗?”他表示:“无需事前许可,先开放市场让人们把事情做起来,事后再交由政府处理的方式,为此需要从根本上改变法律和制度框架,但国会却不予以配合。”但他表示:“换做我身处公职也很难做到”,“政府做点什么,国会都万般责备,政府五年一换届,接受监查院的监查,谁有胆量对调受惠者和被害者的身份推行改革。”

他具体谈到:“数据三法(个人信息保护法、信息通信网法、信用信息法修正案)是未来产业基础中的基础,却因为荒唐的理由遭到阻止,我真是气得恨不得拿头撞墙。”他还表示:“希望如今可以放宽对大型超市的规定”,“线上市场规模已经远超前者,即便放宽规定,现有商圈也不会比现在差到哪里去,相反还可能有所改善。”

输入 : 2019-12-30 11:55  |  更新 : 2019-12-30 11:59
페이스북 回到顶部

韩国朝鲜日报网 cn.chosun.com
本文版权归朝鲜日报网所有,对于抄袭者将采取法律措施应对

韩国之眼 朝鲜日报网
您的全名
您的邮件地址
朋友的邮件地址

若有多个邮件位址,请按ENTER键隔开

邮件标题
添加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