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page

评论

读者广场
欢迎全球读者踊跃投稿! chinese@chosun.com

[投稿]你是造物的恩宠

沈路加 在韩职场人
페이스북
list print email
韩国近些年来宠物饲养的人数与日俱增,据统计,每六户家庭中就有一户饲养宠物,宠物狗的数量更是差不多达到了人口的十分之一。街头巷尾,生活社区,随处可见人与宠物的身影,除了最为普遍的猫和狗之外,其它各式各样不同的宠物也走进了千家万户。与之配套产生的宠物医院,宠物用品,宠物食品,宠物宾馆,甚至宠物娱乐设施等等相关产业亦层出不穷,形成了庞大的产业链,有线电视网络还专门辟有宠物专用频道。宠物已经无可否认的成为了现代韩国社会生活当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人类饲养动物的历史非常久远,起初主要是为了食用或帮助人类的劳作,狩猎,渐渐的,除了这些基本功能以外,人们开始尝试使动物成为观赏,把玩的物件,特别是在古代宫闱生活的记载中并不鲜见。近代社会,西方中产阶级在反对上层贵族的猎狐运动以及下层人士虐杀动物的过程中动物保护的观念开始萌芽,十八世纪英国功利主义思想家边沁更是提出了动物权利的概念,动物不再是以人为目的而存在的物件,边沁认为,动物能感知痛苦便已经具有了权利的基础。同样,法国思想家伏尔泰认为,躺在解剖台上的动物感官和施行解剖的人并无两样,两者不能区别开来对待。虽然现在的动保理念和一些较为极端的动保组织和传统的观念还有诸多的冲突及不可调和的矛盾,但无可否否认的是动物保护的基本共识还是得到普遍认可的。韩国除了建立了相应的动物保护法规以外,媒体,社会公益组织也在积极倡导动物的权利,动物不应该是一个随意任人处置的物件,它是一个生命体,就像卢梭所说的,人和动物作为自然的一部分理当拥有平等的权利。


宠物之所以冠之以“宠”,或又称之为伴侣动物,是因为人们已经把原本属于人类间的情感植入到了动物身上,韩国的宠物饲养同样也体现了这个特征。随着韩国社会的越发富裕,中产层的扩大,人们需要身边有个心仪的动物来调节工业化和物化的生活环境,同时舒缓社会生活所带来的众多烦恼和压力。宠物不但是人可亲近的朋友,甚至可以成为家庭成员的一部分。当然,也因着韩国当代社会空巢老人的日益增多以及单身独身人士的日渐加剧,在此意义上,伴侣宠物的需求也随之扩大了。

对动物感情的投入以及动物的福利观念倒不是现代才有,中世纪经院哲学家托马斯阿奎那就主张过,仁慈对待动物可以避免人自身残忍性的加剧。苏格兰启蒙思想家休谟也认为对动物施以人类的感情可以调和人性中残暴的一面。因而善待动物,爱动物就成为了文明,良善德行的一部分。然而人性之恶不可能彻底根除,就像是有反对者批评阿奎那的主张那样,人类根本上不摆脱对动物的自利性,凌驾性,那么所谓对动物的恩惠都是虚伪的。


的确,韩国饲养宠物的人越来越多,但是街头流浪狗和流浪猫也大大增加,甚至每年八月的休假季成了许多人遗弃自家宠物的旺季,虽然可能有各式各样的理由,但是本质上反映了人性中自私冷酷无情的一面。遗弃动物正成为社会管理头疼和棘手的问题。去年韩国开始实施对宠物身上植入个体信息的规定,这是对走失和遗弃宠物一个颇为有效的方法,但是它的局限性也是显而易见,减少这类问题根本上还是需要人们建立起理性饲养,不急于冲动,不仅仅把动物看为自己可随意支配的财产,提高对动物的权利意识等全面的德行和观念。针对这个问题,有许多明星和公众人物做出了表率的作用,比如明星李孝利就是收养遗弃宠物的代表,在个人形象上也因此加了分,这是一个双赢的举措。

然而,韩国当下同样有股矫枉过正的潮流也不能不引起注意,那就是病态的投入,这表现为对宠物的过度溺爱,对宠物的投资上超常的奢侈性,这些其实是变相加重宠物的物质化,对宠物自身的社会位子和社会普遍的接受度都是有害的。社会底层的福利和救济还未很好的完善之际,奢华的宠物饲养会加深阶层间的矛盾和对立,对动物的爱应该始终在对他人关爱当中来一起表达和分享的,而不是孤立起来的怪癖好和恶趣向。

虽然人和动物的关系背后一直以来是各种意识形态之争,也因而不可能有一个绝对的定论,但是如果说,动物和人都是受造之物,上帝的恩宠,那么就像上苍所要求的以恩慈对待一切所造之物那样,与动物和谐相处善待它们难道不是人类该有的底线。

(本文版权归朝鲜日报网所有,对于抄袭者将采取法律措施应对)

输入 : 2015-09-02 15:08  |  更新 : 2015-09-02 15:11
페이스북 回到顶部

推荐这则新闻 推荐这则新闻(8)

韩国朝鲜日报网 cn.chosun.com
本文版权归朝鲜日报网所有,对于抄袭者将采取法律措施应对

韩国之眼 朝鲜日报网
您的全名
您的邮件地址
朋友的邮件地址

若有多个邮件位址,请按ENTER键隔开

邮件标题
添加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