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page

韩范生活

文化艺术

风俗画中的酒

PARADISE
페이스북
list print email
风俗画是真实记录某一时代生活习俗的视觉语言, 在照片十分难求的年代, 画家们将民众的日常生活装入画幅中, 于是今天的我们能够通过风俗画去把握过去韩国的风俗。纵观朝鲜时期的风俗画, 可以发现其中有一样引人注目的便是韩国的酒文化。作为加深人与人之间情感,为娱乐助兴的工具,酒完整地被呈现在风俗画中, 朝鲜时期最著名的画家申润福还曾作诗, “座上客常滿, 樽中酒不空”。今天, 我们将通过现代插画家的手艺去重新欣赏朝鲜时期著名画家们的风俗画, 感受以画载道的韩国人的酒文化与其中的机智与诙谐。


新端午图 插画家 Kim Sihoon


一般来说,人们记得《端午图》中的女人有两种类型,那就是正在沐浴的一群半裸女子和荡秋千的红裙女子,但是插画家大胆地脱离一般的观点,把焦点放在原作中被挤到画面下端的一位女子,也就是顶着酒瓶,正走向那群半裸女子(据推测可能是妓女们)的身穿蓝裙和围裙的侍女。他想突出的是由于这位侍女的登场,女人们接下来的派对将更加兴致盎然。最终,在插画家的画笔下,这位侍女穿上了更丰腴的蓝裙,并强调了包裹顶在头上的线条感,摇身一变成为溪谷的女王,并且捧着酒的手势和丰满的背影还充满了无比性感的韵味。


新三秋佳缘 插画家 Kim Ujung


该作品将申润福的原作《三秋佳缘》以单纯化的线条,童话的手法进行了诠释,在色彩上,尽可能地减少用色,并将人物和菊花放在一个角度内,通
过高高的黄色菊花,我们感受到作者希望这所有缘分都被幸福环绕的心意。同时,在年轻男女的中间递着酒杯,正在说媒的老妇人的裙子也使用了与
菊花相同的黄色,增加了明亮的紧张感。如果说申润福原作的着重点是人物的表情,那么该插画家作品的着重点则在于花与人物圆形的布局,并且还
用绿色来表现酒瓶中大约装一半的酒,空一半的酒仿佛体现了新开始的缘分的程度。作品的右上端也模仿原作的做法,写上唐朝诗人元稹的诗《菊花》,其中最后一句意味深长,“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新打作图 插画家 Veril


该作品以金弘道的作品《打作图》为主题,是一幅让人感受到农耕社会的劳动不同于当今时代,曾经充满诙谐与悠闲的流行艺术作品。在檀园(金弘道的别号)的画作中,有多名正热火朝天地打稻谷和背稻谷的长工登场,若是第一次接触原作,这个充满活力的劳动场景一般会最先引入眼帘。但是插画家却以在工人身后像个少爷般翘着腿,悠然地斜躺着的男人,也就是喝醉了后光着脚,抽着烟斗,就连斗笠也是歪着的二地主为主题,通过这样的方式对原作进行诠释,尤其是还强调了酒瓶的颜色。通过这样的表现手法,突出了监工的性格和悠闲、精明的形象。


新箕山风俗图 插画家 lee Gangin


观察朝鲜时期风俗画家金俊根的《箕山风俗图》,就会觉得它像是一篇描写当时人们的绘画日记,因为它详细描绘了抽陀螺、做弓、假面舞游戏等韩国的游戏和日常生活,其中,插画家让以走钢丝为主题的《箕山风俗图》重新诞生,原作是描绘了农乐队在酒桌前演奏乐器,走钢丝的民间艺人正在空中行走的趣味横生的作品。插画家则以童话的想象增加了原作中未体现出的“兴致”,那就是对酒桌之间鲜花荡漾和蝴蝶起舞的想象。


原作中的美酒故事

朝鲜时期四幅风俗画中描绘的弥漫酒香的故事

▲ 《端午图》 申润福 作


韩国人都熟悉的名作,在朝鲜时期著名风俗画家申润福的作品中,该画在详细描绘了女子们的嬉戏这一
点上具有极高价值。三回装短上衣和丰腴的裙子等当时的服装,荡秋千和戏水等当时的游戏文化也都可
以在作品中看到。同时,它也是一幅呈现了在女性的娱乐中同样少不了酒的作品,通过一位顶着酒行走
的女子的背影,我们可以推测出这一点。在头上顶着的盘子内,不仅有酒,应该还装满了女人们喜欢的
零食和下酒菜。以强烈原色描绘的荡秋千的女子,在溪边沐浴的半裸女子们,以及藏在石缝中偷看的童
僧等,这些都是在秀丽溪谷中美丽呈现的申润福作品的精彩之笔。

▲ 《三秋佳缘》 申润福 作


这是意为“秋天结下的三人之缘”的作品,申润福十分擅长刻画人物的表情,这是一幅体现了他的天赋的
画作。老妇人用一只手递酒杯给书生,并说着悄悄话,似乎是在悄悄嘱咐侍女些什么。年轻的贵公子梳
着锥形发髻,且未戴笠,他的视线望着年幼的侍女。三人的对话在秋天的黄色菊花丛中进行,老妇人递给书生的酒杯和后面的葫芦瓶成为联系这对男女的媒介。尤其值得瞩目的是,这个酒杯和葫芦瓶为高丽青瓷,这也是告诉人们当时有权势的人使用高丽青瓷饮酒的关键线索。酒、花香、秋天和男女之间的缘分,这是一幅将这一切都装入其中的美丽作品。

▲ 《打作图》 金弘道 作


檀园金弘道广为人知的作品基本都被收录在《檀园风俗图帖》中,他的作品以充满男性气息而流畅的线条而著称,且作品的动感无人能及,尤其是《打作图》以描绘打谷过程的、充满男性气息的作品而著称,并且在同一画面中刻画了劳动者和使唤者的形象。辛勤打谷的仆人们和躺在席子上,悠闲地抽着烟的监工形成了强烈对比,旁边放着的葫芦酒壶是突出使唤长工的监工形象的道具,画家希望通过喝醉后斜躺着的二地主和光着膀子,正干得热火朝天的长工形象,讽刺朝鲜时期不公平的身份制度,在这幅作品中,“酒”无疑是为了最为明确地强调身份差异而使用的道具。

▲ 《箕山风俗图》 金俊根 作


描绘1900年代朝鲜时期风俗的画家金俊根的作品在海外可以看到更多,画家金俊根的作品以“出口画”的名义描绘了朝鲜的风俗,因而更加写实,也包含了更丰富多样的生活面貌。在他的作品中,不仅有娱乐文化,还详细描绘了受刑罚的场面、祭祀或结婚的场面。从庶民们的工作到民俗、信仰、祭祀、岁时风俗、官衙行政和刑罚等,都成为他绘画的主题。于是,酒也常在他的作品中登场,除了官衙行政和受刑罚的场面外,作品中均可以看到酒桌。这是因为在韩国的文化中,酒以“家酿酒”的传统被代代传承,已成为日常的文化。在这里介绍的《箕山风俗图》之一《走钢丝》中,酒桌也不例外地登场。

(本文版权归PARADISE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摘编)

输入 : 2017-03-30 16:09  |  更新 : 2017-03-30 16:24
페이스북 回到顶部

韩国朝鲜日报网 cn.chosun.com
本文版权归朝鲜日报网所有,对于抄袭者将采取法律措施应对

韩国之眼 朝鲜日报网
您的全名
您的邮件地址
朋友的邮件地址

若有多个邮件位址,请按ENTER键隔开

邮件标题
添加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