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page

韩范生活

文化艺术

温故知新

EXHIBITION

PARADISE
페이스북
list print email
艺术家郭承镕将裸体和韩服等古老元素融入同一张画布之中。
在他的画里,我们遇见的既不是过去,也不是现在,而是“古老的未来”。

▲ 举世闻名的列奥纳多·达·芬奇代表作《蒙娜丽莎》也穿上了漂亮的韩服。


《古老的未来(Old future)》系列将西方女性的裸体和传统韩服重叠在一起,十分有趣。您是如何想到将两者相结合的?
在从韩国的美术大学毕业前,我的画作主要以西方人物为素材。在法国留学期间,我继续对西方人物进行了探索。但是在巴黎第八大学的Ivan Toulouse教授向我提问后,我开始思考什么是“东方”、“韩国”和“我们的”。教授问我“你是东方人,为什么只画西方人呢?你们的是什么呢?”事实上,那时我哑口无言,什么也答不上来。后来,我不断思考“我们的是什么”,查找有关韩纸、陶瓷、韩服等传统文化的资料,并且在创作中尝试将原有的西方人物和韩国传统元素相结合。最终,裸体与韩服的结合诞生了。

裸体和韩服分别代表什么?
在现代美术中,裸体画与韩服画通常被人们视为落伍而又陈腐的领域。我反驳这种观点,希望更好地诠释人体和韩服之美,使其重新成为拥有全新价值的领域。由裸体和韩服作品引出的话题为“温故知新”,在两个古老题材的相遇和交叉中,人们可以体验到名为“全新创作”的未来。

您取《古老的未来》这一标题有何缘由吗?
2005年,我在大邱艺术大学教课,和学生们一起选定标题并制作画集。在定标题的过程中,我们将“新的”、“多样的”等形容词和“过去”、“痕迹”等名词任意组合,其中一个标题便是“古老的未来”,和我平时思考的主题十分吻合,所以我将它借用到作品中。

▲ 《Old Futrue》系列创作之一,将韩服与安格尔代表作《大宫女》巧妙地融为一体。


创作作品经历了哪些过程?
首先,将丙烯颜料和石膏粉混合,在画布上漆上象牙色底漆后,用铅笔画人体素描,然后在画好的素描上用油漆喷雾器喷射稀释过的黑色颜料。这一过程中喷洒和干燥一般需要重复5~10次。之后,根据韩服的形态涂色,再采用模板技法加入花纹。接下来,在头部画上朝鲜时代妇女佩戴的假发并加入多种装饰。这一系列过程都是用油漆喷雾器完成的。最后,涂2~3次的油性清漆,画作就完成了。作品从开始制作至完工,大约需要2~3个月。

听说您喜欢收集古董,或许正因如此,您作品的素材都散发着古典气息。收集古董这一兴趣对您的作品创作有何影响?
我个人十分喜欢到跳蚤市场看老物件。我喜欢不同形状的物品相互融合而散发出的稳重气息,也喜欢岁月在物品上留下的痕迹和褪色的感觉。我想,即便我没有刻意在画作中诠释自己在跳蚤市场留下的回忆和日常生活中遇见的物品,它们也会不知不觉地融入其中。

蒙娜丽莎、琼·芳登等多位女性多次在您的作品中登场,您选择这些人物是否有特别的原因?
几乎所有小学生都看得懂蒙娜丽莎穿韩服的作品。在韩国国际艺术博览会(KIAF)展厅,我看到孩子们像是见到熟人一样,兴高采烈地来到作品前。我希望通过人们熟悉的蒙娜丽莎或琼·芳登、英格丽·褒曼等黑白电影的女主角来减轻人们对裸体画的抗拒心理,同时也想让人们再次领略韩服之美。

作品中韩服的衣带是反的,您是刻意这样做的吗?
我认为艺术作品是一个允许艺术家表达主观感受的媒介。对于亲自制作韩服或是进行考证的研究者来说,韩服衣带系反是错误的,但我认为在绘画这一创作世界中,让衣带系反或是以不同方式表现都是可以接受的。在我的画作中,我会考虑人物与韩服的和谐、人物的视线、整体画面结构等元素,因此衣带有时会画正,有时也会画反。

您的作品中,韩服不仅颜色美丽,花纹图案描绘也十分细腻,您关注花纹的原因是什么?在韩服中,花纹也有着身份或巫术的含义,在您的作品中有这些含义吗?
在我的画作中,韩服上有花纹图案和无花纹图案所带来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为了诠释韩服的质感、华丽感和多样性,以及装饰感,我喜欢给韩服加上花纹。正如毕加索所言,“画家至少应该知道自己要画什么,但不要太过度”,所以我也认为,在我的画中,如果刻意地给韩服花纹图案或衣带、衣领、假发和装饰赋予象征意义或内涵,反而会成为阻碍自由创作的因素。因此,我没有考虑韩服元素的含义或象征意义,而是将重点放在视觉效果、与人体的协调、整体的画面结构、韩服色彩的搭配、作品的完成度等方面。

▲ 艺术家郭承镕


在作品的创作过程中,您是否对韩服进行了调查?如果有,您觉得韩服的魅力是什么?
我对韩服没有做过很深入的研究,在创作的过程中,我会随时去寻找和了解所需要的元素。我个人非常喜欢朝鲜时代气质优雅的宫廷服装和既干练又华丽、装饰丰富的艺伎服装。我认为它们最大的魅力在于自然而又美丽的曲线美。正如韩国传统中和谐相融的瓦房顶与山野曲线,韩服也能将人体美丽的曲线呈现到极致。另外,我在创作中发现,即便长时间接触韩服也不会感到厌烦,这也是它的一大魅力。

您曾在法国留学,或许正因如此,对于人们感觉陌生的东西方结合风格,您用了十分有趣的方式诠释。国外的生活对您的作品有何影响?
从前的我只顾着努力向前。对我来说,留学生活是让我放慢脚步,回首过去的宝贵时间。同时,在接触到法国重视传统,并在此基础上以多种方式创新的文化政策后,我对绘画的态度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在比较东西方的差异时,我的思维方式有所转变,开始对“身份认同性”进行思考,这也成为《古老的未来》作品诞生的起点。留学生活的回忆、记忆和接受的教育也给我现在的创作带来很大帮助。

您想成为怎样的艺术家?
我非常喜欢画家伦勃朗,尤其是在欣赏其自画像的脸部时,那种震撼力和感染力如同电流一般直击灵魂,带给我无比的感动。初次看到伦勃朗画作的瞬间,我迟迟无法挪开脚步。我希望就像我在伦勃朗的画作前那样,人们也渴望久久驻足于我的画作前,渴望再次看到我的作品。希望我的作品能带给人们长久的、深深的感动。

(本文版权归PARADISE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摘编)

输入 : 2019-09-18 15:50  |  更新 : 2019-09-30 13:47
페이스북 回到顶部

韩国朝鲜日报网 cn.chosun.com
本文版权归朝鲜日报网所有,对于抄袭者将采取法律措施应对

韩国之眼 朝鲜日报网
您的全名
您的邮件地址
朋友的邮件地址

若有多个邮件位址,请按ENTER键隔开

邮件标题
添加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