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page

医疗整形

美丽之旅

[韩医手记]王贝整形死亡事件与中国女性整形脑死事件

朝鲜日报/韩国著名整容专家、医学博士 李殷政 (李政自然美整容医院院长)
페이스북
list print email

▲ 李殷政

美容整形手术并非治疗身体疾病的手术,而是为达到自身的主观满足而实施的手术。因此,在手术效果完美的情况下,可以充分被当成包括恢复自信在内的精神治疗手段。 然而,许多人忘记了美容整形手术和其他手术一样,既有风险,又需要很长的恢复期。有些人甚至为了变美而丧命,或因无法恢复的副作用而变得比手术前更丑。 最近发生了中国患者在韩国某家医院接受美容整形手术过程中陷入脑死亡状态的整容事故,令人唏嘘不已。

因为人体依然有未能解开的秘密,所以医生们使用的药物和医疗行为可能带来不可预知的副作用。 但另一方面,因为医生的疏忽而导致的医疗事故也不在少数。为该中国患者实施手术的医院负责医师表示,正常完成了眼部和鼻部的美容整形手术后,在通过内窥镜进行额头垫高手术的过程中,患者氧饱和度突然降低。尽管在采取了急救措施后,将患者移送到了附近的三星首尔医院(韩国设施最好的医院之一),但该患者还是被判定为脑死亡。

▲ 王贝昔日笑颜


人体的脑细胞如果缺氧超过4分钟,就会产生永久性损伤。因此在心跳和呼吸停止时,必须进行心肺复苏术。上述医院相关人士所说的手术并非存在高风险的手术。因此,周边人士谨慎地推测这次事故是由于催眠麻醉剂异丙酚使用过量导致的呼吸中枢神经麻痹而造成的。催眠麻醉剂异丙酚又被称为白色牛奶注射液。它具有奇特的药物作用,不仅可以消除术前和术中的恐惧感,而且连当时的记忆也可以完全抹去。面对希望自己不知不觉间就能平安完成手术的患者,医生很容易陷入试图增大异丙酚使用量的诱惑。此外,这种药物成瘾性很强,注射过多次的人希望通过更大剂量来满足自己。这时,大脑内部的呼吸中枢神经就会被麻痹,患者会丧失自主呼吸能力,没有及时发现这种状况,也可能成为医疗事故的原因。

几年前,中国发生过引发社会极大关注的“王贝事件”。王贝是在和韩国版《Super Star K》类似的歌唱大赛上获得优胜而走红的偶像组合歌手,她和妈妈一起在中国武汉的一家医院接受下颚手术时不幸死亡。这次事件以后,中国政府在很长时间里禁止了所有的美容整形广告,尤其是面部轮廓整形手术,现在依然被严格地限制。

王贝医疗事故发生的时候,我恰巧在现场。当时,我为了缔结合作关系正在访问那家医院,刚好遇到那次事故的发生。 院长先给王贝的妈妈做完了手术,出来和从韩国远道而来的我愉快地打招呼,介绍过业务人员之后,又为给王贝做手术而走进了手术室。没过多久,一边向我介绍医院一边进行的欢迎活动随着外部人士们进出的匆忙脚步而草草结束,员工们的表情也变得僵硬起来。

▲ 图片=首尔新闻


现在想来,也让我深感遗憾的是,当时我在和手术室仅隔3米的一个房间,为什么不“利用”我这个经验丰富的韩国医生呢?我推测,这也许因为我当时是为了业务合作而来,而且不具备中国的行医执照,所以才对我给予了关照吧。而这次发生中国患者脑死亡事故的C整形外科,可能是相当于医疗事故代名词的“事务长医院”,这使得该事件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而该医院对此进行了否认。

非医生经营,而是由外部进行投资的人插手经营,这样的医院被称为“事务长医院”。在韩国这种医院是非法的。只有有良心、伦理意识强烈、专业知识丰富的医生才有资格经营医院。不能以患者为商品,要全力治疗和进行手术——这是一种以此为主旨而树立的国民关怀。

在中国,只要有钱、有能力,谁都可以雇佣医生、开设医院,这一点与韩国国情不同。 随着时代的变迁,美容整形也日益沦为商品,如果医院不能盈利,就不得不关门大吉。问题是在过分追求利益最大化的过程中所产生的副作用。韩国的一些大型整形医院通过大肆宣传大举吸引患者之后,雇佣非专业医生进行代理手术,这破坏了韩国整形外科的诚信度。代理手术中,提供咨询的医生和做手术的医生完全不同,这种状况在不了解韩国情况的外国患者身上尤其严重。 无良医院甚至在手术室里放闹钟,如果在规定时间内不能完成手术,就会问责代理手术医生,令人惊愕不已。简直让人觉得不是在接受优质手术,而是在被贩卖人口。这是一幅令人羞愧的自画像,只能让人对成为无限欲望牺牲者的患者们心怀罪恶感。

点击进入整容咨询团网页


输入 : 2015-02-26 16:50  |  更新 : 2015-07-10 16:40
페이스북 回到顶部

韩国朝鲜日报网 cn.chosun.com
本文版权归朝鲜日报网所有,对于抄袭者将采取法律措施应对

韩国之眼 朝鲜日报网
您的全名
您的邮件地址
朋友的邮件地址

若有多个邮件位址,请按ENTER键隔开

邮件标题
添加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