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page

评论

评论

[专家评论]城市与病毒的对决

李智惠 保健医疗专业记者
查看韩文原文
페이스북
list print email

▲ 李智惠

虽然很难置信,但现代城市文明之所以能存续至今,多亏了“霍乱”。这是因为150多年前,英国医生约翰·斯诺发现了霍乱病毒感染的途径后,公众卫生和近代传染病学才开始萌芽。

19世纪中期,处于工业革命全盛期的伦敦人口多达250万,是全世界最大的城市。但人们越是涌向这里,垃圾就越多,城市散发着恶臭。并且随着传染病的流行,以贫民窟为中心,不断有死者出现。古代罗马人口也曾多达100万,却未能免于灭亡,究竟伦敦能不能维持如此大的城市规模呢?人们内心存在疑问。

1854年夏天,霍乱再次席卷伦敦。斯诺医生仔细搜索了每一个霍乱流行的街区。他挨家挨户地和患者及其家属交谈,发现83名死者中有73人饮用了40号街的井水。当时正是臭气熏天,让人喘不过来气的时候,以著名的护士南丁格尔为首的医学界,坚信是空气中的恶气——即恶臭引发了疾病。

但斯诺不这么认为。霍乱患者先是突然腹痛和剧烈腹泻,然后不停地拉出像淘米水一样的肠液,最后就变得皮包骨头死去。因此,他认为这种病的原因不是恶臭,肯定是从口部进入消化器官的“某种东西”(当时还没有发现细菌)。令人无法置信的是,在斯诺拆掉了水泵的把手后,霍乱消失了。在后来的调查中得知,霍乱流行前,一个居民清洗了沾有死于霍乱的婴儿粪便的尿布后,把脏水泼在了水井附近。这证明了是被粪便污染的饮用水传播了霍乱。

▲ NEWSIS


多亏斯诺打破了学术界和公务员们的一般观念,才引进了具备供应清洁的饮用水、对污水和下水进行分离处理设施的“公众卫生”系统。现在,全世界一半的人口都居住在城市,人口超1000万的超级城市得以出现,是多亏有公共卫生的基础。可以说,是霍乱病毒的传染病学拯救了城市文明。直到现在,上下水道设施为延长人类寿命做出的贡献,远超出任何开发的新药。

在城市和病毒的对决中,现在又遇到了一个新的难题。由于人口移动过于频繁,世界变得像一个村子一样。一如在MERS疫情中看到的,遥远国家的传染病随时可能发生在我们身上。这意味着,应该将非洲和西南亚的土著病当成我们邻家的疾病来做准备。

已经查明致病病毒的MERS传了进来,就让整个国家出现动摇,如果发生未查明病源菌的新型传染病,凭借我们现在的系统能够应付的来吗?虽然SARS和新型HINI流感时应对得很好,但这只不过是守住了国境的“篱笆防疫”而已。这也是迫切需要像斯诺一样心怀信念、穿梭于现场,同时具备国际眼光的传染病学专家的原因。

(本文版权归朝鲜日报网所有,对于抄袭者将采取法律措施应对)





输入 : 2015-07-07 09:21  |  更新 : 2015-07-07 09:23
페이스북 回到顶部

韩国朝鲜日报网 cn.chosun.com
本文版权归朝鲜日报网所有,对于抄袭者将采取法律措施应对

韩国之眼 朝鲜日报网
您的全名
您的邮件地址
朋友的邮件地址

若有多个邮件位址,请按ENTER键隔开

邮件标题
添加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