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page

评论

评论

[评论]相信金正恩的善良吗?

朴正薰 朝鲜日报评论员
페이스북
list print email
统治韩民族精英的基因里肯定刻着“乐观DNA”。在危机面前,他们习惯了没有对策就选择乐观论。壬辰倭乱之前,去过倭国的通信使们提交了刚好相反的报告。宣祖选择了其中没有侵略可能性的一方,从而招来了国难。丙子胡乱时和6.25之前也是如此。先兆总是存在的,可每次都走向了无视危险的灭亡道路。

现在,眼看着韩半岛紧张局势的国民内心,有两种心情彼此交错。一种是不安,另一种是惊讶。到底怎么会走到了这个地步呢?朝鲜的核开发在90年代初期就被发现了。朝鲜嚷嚷着“让首尔变成火海”进行威胁,也超过了20年。此间,政权换了四届,推出了各种对朝政策,国防费用也花钱如流水。可为什么会走到了这种最糟糕的境地呢?

在这一疑问面前,我最先想到的就是“阳光政策”的乐观论。2001年访问了平壤的金大中总统,说朝鲜“没有核开发的意图,也没有能力”,还夸口说如果朝鲜进行核开发,自己就会承担责任。卢武铉总统辩解说,朝鲜的核武器和导弹是“谈判用的”,并非针对韩国,也不是用来攻击的。

朝鲜让我们看到了,这种信任有多么不现实。20多年来,朝鲜从未中断过核项目。动不动就声称要把首尔变成一片灰烬,一直采取人质战略。几天前,还点名乌山、群山、平泽基地,威胁要将那里变成一片焦土。如果相信了朝鲜善意的两位前总统看到今天的状况,又会作何感想?

阳光政策天真的乐观论并未就此结束。金大中、卢武铉政府一贯对朝鲜的导弹攻击采取消极态度。在90年代初的“劳动1号”之后,朝鲜不断对导弹性能进行着改进。在金大中政府时期,核开发也在持续,大浦洞导弹还飞到了日本附近。可由于加入美国的MD(导弹防御体系)引发争议,政府对构建防御网迟疑不决,只是口头上说要建立韩国型防御体系(KMD)。

卢武铉政府上台后,引进了爱国者PAC2和舰对空SM2导弹,但也只是具备了下层防御能力,拦截成功率也很低。2006年朝鲜开始进行核试验,正式着手核开发。可卢武铉政府用实效性很小的爱国者导弹强撑了5年。

改为右派政权执政后,也没多大变化。李明博政府树立了包括先发打击概念在内的“杀伤链”构想。但预算低,推行政策的意志也薄弱,推行速度缓慢。李明博总统一直绞尽脑汁尽量少在安保方面花钱。朴槿惠总统虽然优待军队,但缺乏沟通,军队首脑人物很难见到总统。李明博和朴槿惠都有问题意识,但作为军队统帅的哲学不足,也缺乏紧迫感。

半月前,以色列宣布完成了4级导弹拦截网。该系统可以分4个阶段对敌方导弹袭击进行铜墙铁壁式的防御。以色列的国防经费还不到韩国的一半,韩国花费两倍多的钱,却还是这幅模样。以色列做了准备,韩国没有做准备;以色列感有紧迫感,韩国没有紧迫感。这种差异变成了安保威胁,正在掐住韩国的脖子。

16日,朝鲜劳动党机关报《劳动新闻》报道了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出席在金日成主席诞辰(15日,太阳节)日举行的阅兵式的情境。

但在这片土地上,相信金正恩善良的“阳光乐观主义”依然存在。文在寅在电视讨论中拒绝说朝鲜是“主敌”,还提到了韩朝首脑会谈。对话的时候也手握钢枪,才是安保。认为说朝鲜是主敌就无法对话的逻辑,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朝鲜一直在耍流氓,现在是谈论首脑会谈的时候吗?

安哲秀说向朝鲜非法汇款5亿美元的事件有功有过。何功之有呢?5亿美元被用到了核武器和导弹身上,难道不觉得愤怒吗?

需要和朝鲜对话,也需要谈判。可对话本身不应该成为目的。金正恩枪毙了自己的姑父,大白天在别国杀害同父异母的哥哥。这种人物能成为阳光政策的伙伴吗?难道用阳光包容,就能进行合理对话吗?

阳光政策在理论上是出色的政策。但不现实的对朝观催生了毫无对策的乐观论,是具有致命缺陷的。心怀侥幸而不做准备,才走到了今天的地步。该为安保被朝鲜欺骗的 “失落20年”感到痛心了,被骗得还不够吗?




输入 : 2017-04-21 11:18  |  更新 : 2017-04-21 17:06
페이스북 回到顶部

韩国朝鲜日报网 cn.chosun.com
本文版权归朝鲜日报网所有,对于抄袭者将采取法律措施应对

韩国之眼 朝鲜日报网
您的全名
您的邮件地址
朋友的邮件地址

若有多个邮件位址,请按ENTER键隔开

邮件标题
添加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