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page

评论

评论

[评论]反日和从北民族主义在威胁着大韩民国

尹平重 韩神大学教授
查看韩文原文
페이스북
list print email

▲ 尹平重 韩神大学教授 政治哲学系

虽然已经过了光复75周年,但反日民族主义仍处于现在进行时。文在寅政权的“官制民族主义”让日韩关系处于悬崖边缘。继打着清算日本帝国主义统治残余的旗号而更换初中、高中校歌后,市民社会又掀起了将“幼儿园(幼稚园)”的名称改为“幼儿学校”的运动。政权支持率的绝对武器——官制民族主义,会引发根植于民心的反日情绪和爆发性的拉升作用。如果批判反日民族主义,就会被诬陷为“土著倭寇”。

“如果不将150万亲日派全部定罪,这个国家就没有未来。”这是“民族文学界巨匠”赵廷来的呼声。在本月12日的记者招待会上,他说:“为了树立民族精神,应该复活反民特委,处罚民族叛徒。”赵廷来不是普通的小说家,他的《太白山脉》是售出了860万册的超畅销书,加上《阿里郎》(410万册)和《汉江》(305万册),他的韩国近现代史长篇小说三部曲共售出了1600万册。不谈文学成就如何,天文数字的销售量就表明赵廷来的小说触动了韩国人的心。反日民族主义的政治重组就是其成功的秘诀。

有人主张“民族是想象的共同体(imagined community)”。也就是说,“不是民族创造了民族主义,而是民族主义造就了民族”。对以共享血统和语言的五千年白衣民族为傲的韩国人来说,这种话听起来非常惊人。在长期持续的血统、语言、文化基础上建立的韩国民族主义和近代产物——西方民族主义很难进行平面比较。但民族主义会召唤民族,这是明确的事实。在饱受蒙古侵略之苦的高丽末期,檀君神话被称为“韩民族的根基”。高呼伟大韩民族上古史的伪书《桓檀古记》在日本帝国主义时期被“发现”。“赵廷来风波”证明了民族和民族主义是历史性重组的政治讨论。

对朝鲜问题,也是感性民族主义占了上风。尽管朝鲜在朝鲜劳动党建党75周年纪念阅兵式上秀肌肉,文在寅政权却对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的空话而感慨不已。但将大韩民国夷为平地的朝鲜核武和安慰“亲爱的南韩同胞”的金正恩民族主义式修辞,是正面冲突的。对朝鲜可怕的军事力量增强实际上瞄准的目标是韩国人的生命和财产的现实,市民社会视而不见。“朝鲜难道会用核打击同族吗”式的“我们民族之间”的心愿思维,掩盖了金正恩执着的韩半岛统一战略。

反日情绪的纬线和从北情绪的经线歪曲了韩国的民族主义。朝鲜清算日本帝国主义残留、在民族史正统性上领先的虚假历史观污染了民族主义。情绪化的民族主义妨碍了对残酷国际政治的冷静认识。在21世纪的新冷战中,韩半岛是中美两个帝国霸权竞争的最前线。共享民主主义和市场经济的韩日彼此合作,是在“帝国中国”的无限膨胀中守护韩国主权的合纵连横的国家战略资源。超越直观的反日情绪,冷静的“克日”和“用日”应该成为韩国民族主义的新话题。

朝鲜不是我们所认为的韩民族,他们自称“金日成民族”已经很久了。事实证明,朝鲜是仅次于作为世界五大核强国的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核战略国家,因此韩朝体制竞争已经进入了全新的局面。面对韩半岛战略格局的重大变化,文在寅政权执著于空虚的终战宣言,从北民族主义是危害国家的妄想。以停战协定和韩美同盟为基础的停战体制,支撑了韩半岛近70年的“事实上的、法律上的和平”。如果忽视冷酷的国际政治现实和力量力学,建立韩朝共存的韩半岛两国体制是不可能的。6.25战争证明了热情的民族主义不仅不会带来和平,反而会引发战争的教训。

反日、从北民族主义威胁会国家和市民的自由,反日民族主义是时代的错误,从北民族主义是历史的反动。但民族主义创造的国民国家是人类无可争辩的现实,因此,除了建立开放的民族主义之外,别无他法。被血统和习惯束缚的种族反日、从北民族感情不过是历史的倒退。只有摆脱种族界线的市民民族主义,才能复活韩国民族主义。只有超越反日和从北,走向克日和克北,韩国才能生存下去。在光复75周年之际,把没有实体的亲日派挂在嘴边,是自由正义的共和政体的敌人。

输入 : 2020-10-16 11:08  |  更新 : 2020-10-16 11:30
페이스북 回到顶部

韩国朝鲜日报网 cn.chosun.com
本文版权归朝鲜日报网所有,对于抄袭者将采取法律措施应对

韩国之眼 朝鲜日报网
您的全名
您的邮件地址
朋友的邮件地址

若有多个邮件位址,请按ENTER键隔开

邮件标题
添加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