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page

评论

评论

[尹平重评论]废除盗贼统治是时代精神

尹平重 韩神大学政治哲学系教授
查看韩文原文
페이스북
list print email
只有审判盗贼统治,公正和规范才能重生
只有救活公共性,正义和常识才能复活
作为国民主权现场的选举是严肃的历史法庭
政权垮台的声音甚是嘈杂。掌握了立法、司法、行政权力和媒体、市民团体而暴走的气势,消失的无影无踪。20年长期执政的梦想正以“迷梦”告终。陷入傲慢泥淖的文在寅政权,连身为主权者的国民也蔑视,引发了民心的爆发。4.7首尔和釜山市长补缺选举不过是巨大的民心背离的开始。距离下届大选还有不到一年时间,如果没有新冠疫情,光化门广场上燃烧的将不是烛光,而是火炬。国民的愤怒和痛苦就是如此迫切。

就连为拥戴文在寅政权而来的御用知识分子也无法否认整体上的失政。因为以房地产问题为首的弊政太过严重,已经很难辩解。虽然文在寅政权的追随者承认政权的无能和伪善导致民心背离,但却不放弃支持。这是认为“文在寅政权做得再不好,总比守旧积弊势力国民力量党强“的诡辩。但对政权的无能和伪善的肤浅批评掩盖了文在寅政权的本质——“盗贼统治(kleptocracy)”。盗贼统治是指政治落后国家的执政势力利用权力腐败敛财的惯行。文在寅盗贼统治的严重性在于政权核心集团超越了权力腐败的层面,将国家机构和公共权力整体私事化。

▲ 在全国民主化运动同志会成立宣布仪式上致辞的民主党议员薛勋。/ NEWSIS

大韩民国是法治国家,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否认一切社会特权阶级的共和政体。但由于文在寅政权4年来的暴走,法律的普遍适当性被夷为平地。总统和政权实权者凌驾于法律之上,让国家存在的理由——公共性附属于自己阵营的私利,结果惨不忍睹。正义和公正崩溃,常识和伦理解体。当政权的最上层人士将自己党派的私利放在国家利益之上时,公职伦理就会崩溃。LH事件就是活生生的证据。这不是上梁正了下梁歪,而是腐朽的上梁压倒了下梁。

文在寅政权将国家机构和法律当做自己阵营追求私利的工具,把身为民主共和国的整个大韩民国正在变成自己掳掠的所有物。虽然因4.7补选被撤销,但规定特权世袭的《民主有功者礼遇相关法案》是典型的盗贼统治。盗贼统治最严重的弊端在于不惜将正义和公正盗窃成自己党派的私有物,其证据是将各种非法和变相谋取私利的厚脸皮行为包装成正义和公正的实践。盗贼统治贯穿了曹国、尹美香事件到掌握检察机关和LH事件。用盗贼统治蹂躏国家公共性的文在寅政权贼喊捉贼,导致了“权不五年”的没落。

盗贼统治自找的“权不五年”凄凉景象将按照如下情节进行:不断有机会主义者从沉没的遇难船只——文在寅政权逃离。官僚社会的原地不动,会让政权失灵。“头破文”因为胡乱制造令人头破血流的极端言行而被孤立成极端的少数。像鹦鹉一样只会播放政权和文粉声音的御用媒体与亲政府市民团体,正在加速政权的崩溃。聪明的御用知识分子以自己是权力内部的良心批评者为辩解,忙于寻找自己的活路。我们在朴槿惠政权没落时看腻了的权力政治的丑态正在重现。

对文在寅和政权实权者来说,下届大选失败的剧本是最糟糕的噩梦。因为他们在清算积弊的美名下挥舞的政治报复之刃将指向自己。他们最害怕历史的复仇。作为权力斗争的高手和选举技术人员的文在寅政权核心集团,动员了一切可以想象到的政治工学手段,试图逆转目前的趋势。对他们来说,下届大选是事关“生或死”的问题。很明显,玷污4.7补选的黑色宣传和组织总动员令、以新冠疫情为借口的撒钱和官权选举,会在大选中无限放大。

用思想捕捉自我时代的时代精神哲学,拒绝盗贼统治。破坏共同体基本规范的盗贼统治破坏了韩国人的尊严和国家的未来。只有废除盗贼统治,公正和规范才会复活。只有拯救公共性,正义和常识才能重生,只有这样的国家才能应对国际政治挑战和社会经济危机。作为国民主权现场的选举,是严肃的历史法庭。如果身为主权者的国民不审判盗贼统治,韩国将没有未来。

输入 : 2021-04-02 11:54  |  更新 : 2021-04-02 15:53
페이스북 回到顶部

韩国朝鲜日报网 cn.chosun.com
本文版权归朝鲜日报网所有,对于抄袭者将采取法律措施应对

韩国之眼 朝鲜日报网
您的全名
您的邮件地址
朋友的邮件地址

若有多个邮件位址,请按ENTER键隔开

邮件标题
添加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