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page

评论

评论

[评论]怀念曼德拉的原因

朴晟希 梨花女子大学社交媒体系教授
查看韩文原文
페이스북
list print email

▲ 朴晟希 梨花女子大学社交媒体系教授

今天是南非共和国第一位黑人总统和人种和谐的象征——纳尔逊·曼德拉(1918-2013)逝世的日子。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史学者华莱士·德莱尼教授说他是“人类历史上死后被怀念的第一位政治家”,这句话确实是真知灼见。因为在分裂破碎的韩国,我正在想起并怀念着他。

全世界敬仰曼德拉的“道德权威”,并非因为他经历了27年的牢狱生活,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当选为总统。战胜苦难当选总统或者获得诺贝尔奖的领导人,这个地球上有很多。这是因为曼德拉的特别之处,在于他当选总统之后展示出的宽容与和谐的领导力,给世界带来了极大共鸣。“因种族隔离政策而长期受到压迫的黑人们,在黑人的世界到来后,期待巨大的变化。但曼德拉认为赶走、惩治并报复白人,对国家并没有帮助,他是这样说服支持自己的黑人的:‘(把南非变成黑人的世界)这种想法是自私的。让我们用宽容和自制力震惊白人吧。’”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被这句话感动后,写下了名为《惊奇,惊奇,惊奇(surprise, surprise, surprise)》的专栏。曼德拉死后,全世界掀起哀悼的浪潮,弗里德曼再次撰写专栏,对他的特别之处做出了如下分析:“说一些支持者们爱听的话来领导国家,是很容易的。与他人分享并领导国家,也是容易的。真正困难的事情,是要求整个社会一起进行更巨大而艰辛的工作。尤其是要求支持自己的阶层去从事和挑战困难的事情。道德性权威就是在这种时候产生的。”

走过因帐篷、帷幕、扩音器和慢性交通堵塞而混乱不堪的市中心,我觉得需要和平的首先是韩国,而不是韩半岛。韩国政府以包容所有贫困和伤痛的“包容政府”为价值,但社会没有被任何人包容的呐喊充斥着街道。在谁都不愿受到一点损失的极其严重的利害社会上,被粉饰称“共生”的自私心和政府主导的分配,正在动摇市场和自由的基柱。如果基柱倒塌,房子也会倒塌。但不管房子倒不倒,只要求把窗户开大些、要求建更多房间的呼声铺天盖地。可房子倒了,窗户还有什么用?

一度提出“收入主导增长”,又把招牌改成了“包容政府”的韩国政府,在纷至沓来的请求书面前,好像欠了一屁股债。多文化国家常用的“包容(inclusive)”这个字眼,意味着以宽容的心灵接纳和自己不同的东西。但现在的政府不仅没有接纳“不同”,连支持自己的阶层也满足不了。

写下“国家为何失败”的阿西莫格鲁和罗宾逊说:“在包容性政治的基础上实践包容性经济的国家实现了繁荣,相反的国家失败了。”文在寅政府为了奠定“包容国家”概念的基础,在成炅隆教授等人撰写的书中也引用了这句话。心怀好意而努力的政府,没有带来感动,却引发了矛盾,原因似乎在于太过埋头于实践包容性经济,忽视了“在包容性政治的基础上”这句话。为了实现和谐,没有牺牲和克制,只是高喊经济包容,不过是给他们自己的分配政策起个煞有其事的名字。分配永远都是饥饿的(still hungry)。

曼德拉度过了27年的牢狱生活,却宽恕了白人,而从未受到过压迫的韩国总统却整天把清算积弊挂在嘴边。曼德拉为了国家说服了自己的支持势力,而现在的韩国政府却自称为“烛光政府”,忙着听从支持阶层的命令。没有丝毫政治宽容地将两位前总统关进监牢,却在全世界跑着宣传自己是“包容政府”。不仅没有拉近让韩半岛陷入分裂的根深蒂固的理念隔阂,还将这片土地上的保守势力看做蟑螂,宣称要将其“毁灭”。对大韩民国这种分裂的复杂心情不予理睬,却竭尽诚意地促成金正恩回访。

太过老套的经济政策、用意昭然若揭的对朝政策,加上狭隘的政治度量……见怪不怪的现实比冬天的寒潮更让人觉得寒冷。

输入 : 2018-12-05 12:09  |  更新 : 2018-12-05 12:15
페이스북 回到顶部

韩国朝鲜日报网 cn.chosun.com
本文版权归朝鲜日报网所有,对于抄袭者将采取法律措施应对

韩国之眼 朝鲜日报网
您的全名
您的邮件地址
朋友的邮件地址

若有多个邮件位址,请按ENTER键隔开

邮件标题
添加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