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page

评论

评论

[评论]对傲慢权力不服从的权利

朴正薰 朝鲜日报评论室长
查看韩文原文
페이스북
list print email
韩国前企划财政部事务官申载旻事件的本质,是公务员站在并非政府的国民一边的义务。这在他所写的文章中有很好的体现:“指出错误是错误的,不对的是不对的,这是理所当然的行动。我决心在接到不正当的指示时表示拒绝。”

但他写道:“换届的政权最终也是一样。”介入民营化企业的人事调动,让迎合自己的人物当上官媒报纸的社长。他还写道:“希望减少国家债务。”如果收了更多的税,理应先还债,却反而下达了增加负债的指示。自己制造出几百亿韩元的利息损失,这无异于垄断国政。他在底层事务官的位置上,以自己的方式进行了反抗。他的揭发,是对损害国民利益的行政表示不服从,是针对官僚社会沉默联盟的反抗。

民主主义是国民做主,政权为国民尽服务的义务。笔者提到这句再当然不过的话,是因为正在发生与之背道而驰的事情。政府减少工作岗位,让穷人变得更穷,让平民经济陷入停滞。打马虎眼的政策,正在肆意浪费税金,榨取未来一代人的钱包。即便弱者发出悲鸣,政府也对此充耳不闻,急着推行政策。原本应该为国民着想的政府,正在搞得民不聊生。这种自残政府能称之为民主政府吗?

有害于国民的政权会由选举做出审判。但如果紧迫到无法等到选举,又该怎么办?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此。政权的任期还剩下三年多,可国民利益遭受的侵害已经到了严重的地步。两年里上升了55%的最低工作,威胁着所有零税雇主和低收入劳工的生存权。就业的状况恶化到相当于外汇危机时期的地步,青年的雇佣机会正在消失。单方面的去核电行动,动摇着能源安全体系。这一切都是伤害国民利益的迫在眉睫的威胁。情况之急迫,让人很难忍耐并等待到3年后的选举。

国民应该遵从国家的政策和法律制度,但有时也有不顺从的权利——这就是政府的政策丧失了正当性,侵害国民基本权的时候。面对威胁生存权、毁掉国家未来的政府,国民可以说“No”。这是市民的不服从,进一步来说是反抗权。不服从和反抗的权利,是宪法理论认可的自然权,同时也是民主国民的义务。人权运动家马丁·路德·金呼吁过“不服从非正当法律的道德义务”。也就是说,不应该对错误的政策和制度视而不见。

小商工人联合会宣布开展针对最低工资政策的不服从运动,建立违反政府方针的劳动合同格式,并在现场进行普及。也就是说,在即便少拿些工资也希望工作的劳动者的同意之下,要开展违反最低工资法的运动。如果被发现,将接受刑事处罚。但如果全额支付最低工资,生意就会倒闭。2年里提高55%,这无异于让企业死亡。小工商户们高喊着“来抓我吧”,与其饿死,不如干脆承受被处罚的风险。

违反实定法是无法被美化的。但情况严重到了无法对小工商户说出“恶法也是法”这句话。众多零税企业和个体户陷入了停业的危机。低收入阶层的劳动者们正在从工作岗位上被赶走。生计和工作岗位对他们而言是生存问题,平民的生存权正在受到政府的威胁。原本应该保护弱者的政府,反而在砸烂弱者的饭碗。有谁能批评为了吃饭而反抗的小工商户?

政府一时做出错误的政策判断是有可能的。但如果即便暴露出了失败,还固执于错误的政策,这就是傲慢和独善其身。无论怎么大声指出其错误,也不为之所动——这样的政府不能说是站在国民一边是。站在对现实充耳不闻、一意孤行的政府面前,国民能做的事情只有一件,这就是不服从。去核电正在毁掉能源百年大计,我们能坐视不管吗?面对榨干国家财政的税金浪费民粹主义,我们能袖手旁观吗?以清理闭塞、滥用权力和积弊为借口进行的政治报复,我们能视而不见吗?

看到文在寅的新年会见,简直令人无语。如此的呐喊和悲鸣,总统却似乎没有改变想法。在野党时期的文在寅,曾指出应该以不服从来对抗不听取国民声音的政权。国定教科书事件曝光后,他曾呼吁:“国民应该对权力的傲慢和闭塞开展不服从运动。”现在,他陷入了被自己所说的话打脸的处境。


输入 : 2019-01-11 13:51  |  更新 : 2019-01-11 13:52
페이스북 回到顶部

韩国朝鲜日报网 cn.chosun.com
本文版权归朝鲜日报网所有,对于抄袭者将采取法律措施应对

韩国之眼 朝鲜日报网
您的全名
您的邮件地址
朋友的邮件地址

若有多个邮件位址,请按ENTER键隔开

邮件标题
添加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