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page

评论

评论

[金大中评论]关注尹锡悦

金大中 专栏作家
查看韩文原文
페이스북
list print email
尹锡悦方面:提出停职执行申请“是针对总统的诉讼”
执政势力对“尹锡悦暗礁”感到惊慌,尹锡悦的登场是因为对既成政治的反感
在野党应该拥有让尹锡悦加入反文联盟、领导单一化的意志和果断

韩国检察总长尹锡悦方面向法院申请停止执行停职2个月的惩戒处分时,就诉讼性质表示:“对总统的诉讼是正确的。”一言以蔽之,这就是以总统为对象提起诉讼。在官僚社会的权威主义结构极其严重的韩国,长官级的官员对总统提起诉讼,在记忆中还是第一次。这种勇气和胆量是从哪里来的呢?

▲ 检察总长尹锡悦在停职2个月惩戒处分停止执行审判前一天的21日下午,正在首尔瑞草区自家附近的商业街走动。/ NEWSIS

这不是尹锡悦的勇气和莽撞就能解决的问题,这是不能放过错误的原则、不能用政治掩盖违反法治的原理、不能放过用权力掩盖非法行为滥用权力的正义感问题。用普通的勇气,很难做到在这里赌上自己的人生。我们在其中看到了尹锡悦这个人的领导人才能。此前,韩国的政治权力者都是在政界周围学习花招,经过几次选举进入国会,与竞争者死缠烂打,最终才进入领导人的行列——但尹锡悦并非如此。

文在政权在过去3年半的时间里,缜密地打下了左派长期执政的基础。让数十数百名586运动圈的人士担任政府核心要职,以清除积弊为由掌握了司法部,然后成功占据了立法部的绝大多数。在此过程中,曾站在反文前沿的部分教会和市民团体依次被击垮。其在遏制大学方面也取得了一定的成功。4.15选举的结果让在野党更加自信,执政势力开始按照自己的意愿制定和运用法律。对企业限制、禁止对朝发送传单、禁止国情院对朝核查等宪法装置进行了无差别处理。真可谓“就汤下面”,搞出了各种“禁止法”。

挡在趾高气扬的他们面前的只有一些媒体、脱离左派阵营的几位良心论客。但名叫“尹锡悦”的暗礁出现了。而且这块“暗礁”出自他们任命的论功行赏小组。当他表现出不会轻易妥协的气势时,执政势力开始惊慌失措。虽然前卫部队像一群马蜂般冲出来高喊“竟敢如此对总统说……”,但尹锡悦似乎没有动摇。

因为执政方排斥尹锡悦,所以需要关注的是在野党。他们经常在大选前的舆论调查中领先,但中途却栽跟头或随着时间的推移经历虚高的人气。也存在舆论调查的结果与实际投票结果没有联系的先例,还被对方的揭露战绊倒过。有人认为这次也会如此,对尹锡悦进行了低估。但尹锡悦是从无名小卒中脱颖而出的人物,他拒绝受政治的牵连,从没有向政界的边缘张望过。他还正式要求将自己的名字从舆论调查中删除。最终,他的人气等于来自被他的勇气、哲学、信念、正义感所感动的国民的自发评价,这也是对文在寅政权左派独裁的反作用。亲朴派系认为他是推翻朴槿惠政府的原因提供者,表现出拒绝的反应,却忽视了作为尹锡悦而言,不论是朴槿惠、李明博政权还是文在寅政权,他都是采用同样标准的原则论者。

就算关注尹锡悦,但今后如何把他拉出来、用什么样的过程让他参加大选也是要关注的问题。在目前我们面临严峻国难的状况下,如何救国,刺激他的责任感、使命感非常重要。通过在野党重要人物领导的反文联盟这一中间地带让他加入在野党,这一点也很重要。最终,他需要具备领导在野党单一化的意志和决心。

韩国选民对现有政治家和政治有着严重的幻灭和排斥感。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国民力量党内无法出现大选候选人的原因。尹锡悦的登场也反映了选民对现有政治人的排斥感、不信任感。在野党应该接受国民的意见,对大选候选人进行“公开招聘”。安哲秀做出了明智的决定,向首尔市长方向移动。不指导他的决定给大选的在野圈单一化开了什么口子,对在野圈分裂抱有很大期待的民主党正在全力打击安哲秀。越是这样,在野党要走的路线就越清晰。这条路就是为这个国家作出生死决断的路。

输入 : 2020-12-22 11:10  |  更新 : 2021-01-10 16:59
페이스북 回到顶部

韩国朝鲜日报网 cn.chosun.com
本文版权归朝鲜日报网所有,对于抄袭者将采取法律措施应对

韩国之眼 朝鲜日报网
您的全名
您的邮件地址
朋友的邮件地址

若有多个邮件位址,请按ENTER键隔开

邮件标题
添加附言